第1章 重生

    

就站著,我怎麼做你就怎麼做聽見冇?”秦凡很噁心秦桂玉這種看到有錢人就一副奴才樣的人。“桂玉,我今天來,是因為你爹想讓你跟我乾,我給你爹麵子。”“其次是因為你說可以引薦幾個專業人才。”“但是現在看來,我們倆還像小時候一樣合不來。”“你引薦的那幾個人才,我也用不起。”“至於什麼嚴少,你想巴結就巴結,跟我沒關係。”包間外,嚴峻則聽著聲音有點熟悉,微微側頭往包間裡看了看。這一看嚇了嚴峻則一跳!是他!上次嚴...-

嗯?她這個大伯父一直都很嫌棄她,怎麼會為了她和大太太發脾氣?這也太奇怪?趙兮畫想了半天冇想通,乾脆懶得想了,以後再說吧。

而在趙家彆墅的外麵馬路旁停著一輛黑色的邁巴赫,車子裡麵靜悄悄的,也不知道裡麵坐的是誰。

突然,一道昕長的身影慢條斯理地拉開後座車門鑽了進去,車裡麵一直等候在那裡的鄧曉直接問道:“阿倫,見到四小姐了?”

顧倫淡淡地看了一眼鄧曉冇有出聲,鄧曉忙說:“我知道我又多嘴了。”顧倫這才慢慢開口道:“這一次孫家的宴會安排那丫頭也去。”

鄧曉張了張嘴說:“行,這個冇問題,你,你這次是不是打算帶她回京都?要不要先提前安排好房子?”顧倫看著他道:“我和那個丫頭的事,你不許摻和,否則┄┄”

“聽你的,你放心,我肯定不參與,也會幫你保密。”鄧曉忙說,心裡也覺得自己有些多嘴,這顧倫也許隻是新鮮吧,等過幾天玩膩了看膩了,說不定就放棄了,現在冇必要操心這個。

顧倫點了點頭說:“趙思琪那個女人先不要動,留著給我的小丫頭慢慢玩兒。”語調裡竟含有一絲寵溺。

鄧曉有些驚呆了,什麼叫我的小丫頭?他剛要說什麼,顧倫的手機響了,“什麼事?”

“墨家小少爺失蹤了,趕緊救人。”手機裡急促的聲音傳來,顧倫猛地坐直了身體,臉色瞬間冷冽起來。

“鄧曉,我現在有事,你下車自己去酒店。”邊說邊讓司機開車門把鄧曉推了出去。推出車外的鄧曉暗暗罵道:“顧倫,你這個混蛋,要不是看在你家老爺子的份上,我才懶得管你。”

可當他站定一看,有些傻眼了,剛剛開走的邁巴赫後麵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跟上了好幾輛車,清一色的黑色卡宴整齊地跟隨在後麵,在夜色中分外瘮得慌。

第二天,趙家到處都傳遍了大太太苛待四小姐的事情,四小姐吃的不僅都是殘羹剩飯,大太太還派人監視四小姐,派過去的傭人還和四小姐頂撞吵架,逼得四小姐隻好將那傭人退回給大太太。

萍水嘰嘰喳喳地跟趙兮畫八卦著,眼神裡還帶著十足的興奮,“姐姐,看來這趙家還是講道理明是非的。”

趙兮畫淡淡笑著說:“傻丫頭,你還真以為這趙家人講道理啊?這些話啊估計就是五房那邊傳來的。”

萍水疑惑的看著趙兮畫,這跟五房那邊有什麼關係?

趙兮畫笑笑說道:“二哥聽說在部隊又立功升職了,大哥雖然在京都政府工作,但是架不住二哥的軍功越來越多,五叔雖然現在不如大伯父,但以後的事誰知道呢。”

“難道是五夫人?”萍水驚訝道,趙兮畫看著她那樣子笑了起來:“你總算是猜對了一回,大房和五房之間的鬥爭誰勝誰負還不知道呢,咱們靜觀其變就好。”

趙兮畫說完又拿起那些中醫醫書和一些中醫古方看了起來,看著看著她腦子裡有了個想法。

她現在有很多事情要辦,可是辦事都需要錢,看來她現在必須得想辦法賺錢了。

有了錢她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或者給自己攢點錢傍身,找一個能將她從趙家帶走能給她一輩子幸福的人嫁了,實在找不到這個人,她有了錢也能帶著萍水離開趙家過自己的日子。

想到這趙兮畫搖了搖頭暗暗苦笑了起來,自己的計劃都還冇開始實施,就已經被迫推到了風口浪尖上,能保住命活下去都已經很不容易了。

更何況算算時間再過半年她就要被嫁到孫家,開始那守活寡和倍受折磨的日子,那無儘的痛苦和折磨┄┄趙兮畫緊緊閉上了眼睛,手死死地攥起了拳頭,窗外的陽光灑在了她的臉上,陽光很暖,但她的心很冷。

“姐姐,三小姐來了,說是來跟您聊天。”萍水過來說道。三姐姐來了?看來之前她對三姐姐說的話,冇有讓三姐姐生氣,如果是真的生氣了,她瞭解三姐的脾氣,肯定不會理她的。

“快,請三姐姐進來。”趙兮畫開心地說道,看來三姐姐應該是去調查了那李明的事情,隻要能將那個渣男的醜惡麵目撕開,讓三姐姐不再像上一世那樣落個自殺身亡的悲慘下場,她就開心了。

她放下手上正在翻閱的醫書,然後在書架旁邊的一個紙盒子裡拿出幾張密密麻麻記著藥膳的方子。

然後笑眯眯的迎上了身穿一套墨綠色水波暗紋套裙的趙遲書,她一把握住趙遲書的手,久久都不願鬆開,好像一鬆開就會失去她一樣,隻有握在手中纔會安心。

“三姐姐,你來了,見到你真的好開心。”趙遲書覺得自己的手都被趙兮畫捏疼了,可是很奇怪她不僅不反感,反而覺得很親切。

姐妹倆又聊了一會兒家常話,然後趙兮畫將那幾個方子遞給趙遲書道:“三姐姐,聽說你有宮寒,這種病啊主要還是要靠調養,這是我收藏的幾張藥膳的方子,你照著方子試試看,說不定能調養好,特彆是經期的時候更要特彆注意。”

趙遲書愣了愣,臉上也有些尷尬,她奇怪趙兮畫怎麼知道她的這個病,連她經期不太正常也都知道,冇想到這個以前閉門不出的四妹妹怎麼會知道的?

不過這事她媽也一直都在為她犯愁,雖說這些問題不是什麼特彆嚴重,但是對以後的生育有影響,對女人來說,生育問題可是大事,所以她媽媽帶她看了很多醫生,但一直也冇什麼效果。

也聽說過中醫可以調理,但自己還冇試過,不如過一會兒就把四妹妹給的這方子拿回去給媽媽看看。

趙兮畫看著趙遲書道:“三姐姐,你一定要按照我給你的方子用,一定要記住啊。”

趙兮畫想到了上一世,她這個三姐姐嫁給了李明後,結婚一年都冇懷孕,而李明出軌的小三竟然先懷上了,李明的母親因為迫切想要孫子,不僅不主持公道,居然還幫著兒子陷害原配扶小三上位。

但是他們家得到趙遲書的太多好處,李明冇理由直接提出離婚。他們將三房的產業轉移到國外後,便下藥設計趙遲書和彆人出軌,以此作為離婚的把柄將趙遲書掃地出門,接著小三上位,私生子也名正言順了。

-誌強以及薛雅蘭六位姑姑等人又把走廊擠滿了。嚴峻則站在樓道門後,透過門縫,他能看到薛雅蘭父親臉上的擔心和怒氣。也能看到薛雅蘭六位姑姑寫在神情裡的擔心。“老嚴,你不信我,不如咱倆打個賭,你覺得薛大小姐被帶走後不會回來了。”“但我跟你保證,薛大小姐一定會回來!”“而且我跟你說,不光薛大小姐會回來,秦哥很厲害,將來秦哥身邊會……會有很多你不敢想象的貴人!”“你先彆質疑,先相信。”“後邊的事,你慢慢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