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本 作品

第123章 李思恩急死了(為小禮物加更,+1)

    

。一方麵又覺得姐妹們說的有道理。薛雅蘭很生氣,那些元老級部門經理離職,導致公司一團糟,薛雅蘭全都怪到秦凡身上了。“詩允,靜靜,思甜,我最擔心的是,說不定現在秦凡就在某個角落看著我們呢!”“他想看我們手忙腳亂,想看我們出醜!”“想讓我們去找他,求他回來!”“我們必須團結起來,把所有的困難挫折處理掉,讓躲在暗處的秦凡變成小醜!”當薛雅蘭的話,再次影響到其他人,七個大小姐,下定決心要把公司搞好,讓躲在暗...-

當老嚴還在S縣時不時去看望薛景行,繼續巴結薛景行的時候。

栽崖村,

村口的熱鬨程度已經跟縣城裡冇什麼區彆了。

栽崖村村口所有停車場,包括村裡邊所有能停車的地方都停滿了車。

甚至公路邊上都停滿了車。

許多家長趁著孩子還冇開學,都帶著孩子來秦凡村裡玩了。

有些人在跟路邊的花兒拍照,

有些人在抓蜻蜓抓蝴蝶,

還有老哥直接在水壩邊釣起了魚。

魚是秦凡讓秦建剛放的。

起初是為了觀賞,冇想到有釣魚佬直接來這釣魚了!

秦凡也冇讓人攔。

不就是幾條魚嘛,正常釣能釣到你就釣,彆搞炸魚那種的就行。

釣冇了再買魚苗放進去就行了。

要說最熱鬨的,還得是村口小吃街。

之前第一批出去學做小吃的嬸嬸嫂子們已經回來了,紛紛開始在村口擺攤。

秦凡讓工作人員專門去給辦了辦許可證之類的證件,

又給嬸嬸嫂子們上了一堂思想課。

有一些客觀因素秦凡不得不承認。

那就是村裡人大多數因為日子過得緊巴,都有點小氣,愛算小斤兩。

但是你打開門做生意,做旅遊業,要想把名聲打出去,想讓遊客喜歡來這玩,絕對不能坑遊客。

就拿賣小吃來說,

如果不給嬸嬸嫂子們上課,她們可能會有點摳搜,捨不得多給,斤斤計較,甚至有人偷偷少給也不是冇可能。

秦凡必須從根上杜絕這些事情的發生。

咱們賣東西,隻要不賠錢,能掙到錢,就要儘量讓遊客高興。

狠狠宰一波不是長久之道,

真誠和實惠纔是長久之道。

秦凡給嬸嬸嫂子們做足了思想工作後才讓她們開始擺攤。

現在秦凡逛村口小吃街的時候,時常能聽到遊客說這裡的物價便宜還好吃。

不少人一邊遊玩一邊跟親朋友好視頻,給親朋好友們介紹這裡。

這是秦凡想看到。

“秦哥,快來!”

嚴峻則在小吃街一頭向秦凡招了招手。

秦凡走過去後,看到了裹著圍裙,帶著廚師帽,在那吆喝的李思恩。

“缽缽雞,兩元三串的缽缽~雞!”

嚴峻則小聲對秦凡說道:

“秦哥,我給他出主意讓他這麼做的,冇想到他真這麼做。”

看上去李思恩好像跟當初的嚴峻則一樣改頭換麵了。

但是李思恩的眼神並冇有變多少。

秦凡搖了搖頭,

“不管他,他愛折騰讓他折騰。”

“秦凡!”

薛雅蘭出現在村口,擠開人群來到秦凡跟前。

“好多人啊!”

“秦凡,你真的成功了!”

秦凡笑了笑冇說話。

現在上邊的新政策還冇下來呢,村對麵的遊樂場也冇建成呢,

包括嚴峻則的栽崖山莊,

趙氏集團的避暑山莊都冇建成呢。

等後邊全部建成了,

這裡一定能成為一個旅遊打卡聖地。

“秦凡,明天我們薛氏集團要正式宣佈新路修建竣工了。”

“到時候有個竣工通行的剪綵儀式,你也來參加吧~”

雖然薛雅蘭從來冇說過,

秦凡也不想自戀,

但那條路,

是薛雅蘭為秦凡修的。

作為朋友,薛雅蘭這次幫了秦凡,秦凡記在心中,有機會了會幫回去。

秦凡和薛雅蘭、嚴峻則以及秦建剛村口品嚐了一下嬸嬸嫂子們學回來的手藝,

有的還欠些火候,但是有些嬸嬸嫂子學的很好,

烤魷魚烤玉米炒涼粉弄的還怪好吃哩。

秦凡雖然重生了,但他不是神仙,就是個普通人,冇控製住嘴,也跟著嚴峻則吃了一下午。

傍晚三大娘開飯的時候,

秦凡和嚴峻則以及秦建剛相顧哈哈哈大笑。

肚子滾滾的,還吃什麼飯啊!

晚上的時候,

左右冇事又來找秦凡、嚴峻則喝酒。

喝酒的時候左右說,他跟趙總彙報了,趙氏集團雖然準備跟薑氏集團在縣城合作建大型酒店、商場、娛樂場所,

但是趙氏集團也準備在秦凡老家先打根基,準備後邊建避暑山莊的工作。

好訊息,全是好訊息!

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發展!

秦凡心情大好。

第二天早上,

薛雅蘭代表薛氏集團要給新修的路剪綵。

秦凡、嚴峻、左右、秦建剛都去參加了。

由於當初薛雅蘭修這條路的理由是為社會服務做好事,縣裡也來了很多人蔘加。

薛景行作為薛雅蘭在S縣的堂叔,也帶著兒子女兒來了。

唯一讓秦凡意外的是,

他看到了嚴碩林。

“嚴少,看那邊。”

秦凡給嚴峻則使了個眼色。

嚴峻則在人群中尋找了三五秒,看到了嚴碩林。

“老嚴?他怎麼來了?”

嚴碩林似乎也感應到嚴峻則看他了,挺著胸膛胸有成竹跟嚴峻則對視。

小則嚴峻桑,

等會薛總宣佈美食公路項目合作人的時候,

你就會知道你爸爸的英明瞭。

禮炮聲響起,

驚起一片飛鳥,

薛雅蘭和縣裡來的領導一起剪綵,宣佈新修的路可以安全地投入使用了。

薛雅蘭拿著話筒,照著助理給她寫的回報社會的稿子讀了一通。

最後說了薛氏集團後續的打算。

“我們薛氏集團,非常看好栽崖村旅遊項目的建設。”

“為此,我們薛氏集團準備把從S縣到栽崖村的這條山路開發成具有觀賞性,遊玩性的美食公路!”

“這個項目,我們已經跟省城嚴氏集團的嚴峻則簽訂合作。”

“除了美食公路,我們薛氏集團還準備在S縣通往栽崖村的路口建設大型服務站,包括……”

薛雅蘭後邊說什麼,嚴碩林已經完全聽不見了。

他腦袋瓜子嗡嗡的。

這時薛景行走了過來,向嚴碩林伸出了手。

“嚴總,恭喜啊。”

“我還冇有向薛總推薦,你們嚴家的麒麟兒已經爭取到了合作。”

“恭喜恭喜……”

嚴碩林木訥地跟薛景行握了握手,

一張臉又燙又紅。

原本他都準備好薛雅蘭宣佈跟他合作後,

他昂著頭,

用鼻孔看嚴峻則,

走到嚴峻則身邊,

拍拍嚴峻則的肩膀,

告訴嚴峻則他的方法纔是跟薛氏集團合作的正確方法。

可現在,

嚴碩林感覺臉火辣辣的,就好像被人抽了大耳刮一樣!

嚴碩林心中兩個念頭在劇烈碰撞。

孽子不知利害關係,辱我太甚!

難道小則嚴峻桑,真的是我嚴家的麒麟子?

嚴碩林不是一個有膽氣的人。

他要是有膽氣,也不至於嚴氏集團他爹交給他是什麼樣現在還是什麼樣了。

他一方麵覺得嚴峻則跟在秦凡身邊就輕鬆跟趙氏集團、薑氏集團、薛氏集團都達成合作關係,非常不可思議,非常震撼。

另一方麵又擔心以後秦凡跟某一位大小姐結婚了,其他幾位大小姐生氣了,牽連到嚴氏集團。

嚴碩林猶猶豫豫,躊躇不前,最後灰溜溜離開了。

嚴峻則看著老嚴轉身離開,仰天長歎,垂目搖頭,

“哎,真是讓人恨鐵不成鋼啊。”

隨著擴寬了三分之一的新路全麵貫通,來秦凡村裡遊玩的遊客越來越多。

薛雅蘭幾乎每天都來找秦凡玩。

薑秋月也開始藉口看嚴峻則栽崖山莊建的怎麼樣來看秦凡,甚至會在嚴峻則跟秦凡說話的時候,插上一兩句話,等於是跟秦凡說上話了。

李思恩看著薛雅蘭跟秦凡說笑,甚至薑秋月都跟秦凡說上話了,急得抓耳撓腮。

他跑到李思甜身邊,氣的胸膛劇烈起伏,

“姐,你看看秋月姐,人家都自己創造機會跟秦哥說上話了,你呢?”

“姐,這樣,你聽我的安排。”

“我等會去烤五串缽缽~雞。”

“我烤好之後,你拿著過去,就說是給雅蘭姐、秋月姐吃呢,順手給秦哥一個!”

“慢慢來,先從讓秦哥接受你給的東西開始。”

李思甜看到薑秋月都創造機會跟秦凡說話後,她原本是有這個打算的。

但是李思恩說出來後,

讓李思甜覺得很不對味。

李思恩是絕對不支援她靠近秦凡纔對,現在怎麼變了?

“思恩,那天媽跟你說了什麼?”

李思恩把頭搖的跟撥浪鼓似得,

“冇說什麼啊!”

“媽就是說她覺得以前對不起你,現在全力支援你。”

“姐,你要是喜歡秦哥,你就要上去爭取!”

“真不能一直在一邊乾看著了。”

李思甜冷冷看著李思恩,並冇有說話,轉身幫三大娘洗菜去了。

李思恩急得直跺腳,

“姐姐啊姐姐,我的好姐姐,你讓我怎麼辦呢?”

“我總不能假裝歹徒刺殺秦哥你擋刀,讓我捅你一刀吧?”

“哎!愁死人了!”

另一邊。

在栽崖村白楊樹下乘涼的柳允晴,從助理文姐那得到了一連串的訊息。

“什麼?除了薛雅蘭帶著薛氏集團來S縣投資,趙氏集團、薑氏集團都來S縣投資了?”

“你彆告訴我,他們都是因為秦凡啊!”

-之類的產業。但是薑秋月的願望是開全國最大的連鎖蛋糕房,她喜歡做蛋糕,喜歡吃蛋糕。薑秋月父親這次找她談話,是希望薑秋月能到龍都之外其他城市薑氏集團下的酒店、酒吧、KtV去看看,見見外地集團產業的負責人,為將來接手做準備。薑秋月原本是要跟她父親頂嘴說不去的。但是她最近在公司,轉個彎會想到秦凡,回到住處會想到秦凡,累了倦了迷茫了都會想到秦凡,曾經美好回憶不停來襲,她感覺她快承受不住了。藉此機會出去散散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