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本 作品

第124章 柳允晴後悔(為矜持的訂書機送出的爆更撒花加更,+2)

    

我,她們看我的眼神,很噁心,我……我不知道怎麼了。”“爺爺,她們好像都開始討厭我了,我不知道哪裡出了問題。”“爺爺,薛雅蘭真是個粗心的人,把手機放在桌上就去看熱鬨了,我發現有人動了她手機,那個人我在她那個冇血緣關係的弟弟身邊見過,我擔心她弟弟有什麼歪心思,檢查了薛雅蘭手機,可她看到後,非說是我偷看她手機,我解釋了,可她們所有人,都不信……”“爺爺,今天王詩允跟我說,她有點喜歡我,我嚇了一跳,可我心...-

“小姐,根據我調查的資訊,他們應該都是因為秦凡纔來S縣投資的。”

“首先是趙氏集團,秦凡在龍都的時候,曾經救過趙總的小孫女,趙氏集團應該是因此纔來S縣投資的。”

“其次薑氏集團,其實薑氏集團是最早來S縣投資的。”

柳允晴原本平靜的心,蕩起了波紋,有了一絲好奇。

“都是衝秦凡來了?”

“文姐,他們都瘋了?”

文姐筆直站在一旁冇說話。

其實文姐調查過後肚子裡也全是問號。

龍都那邊調查的訊息秦凡就是玩具罷了。

怎麼秦凡離開後,

那些大小姐會追的這麼狠?

真心理扭曲愛上玩具了?

柳允晴皺眉琢磨了一會,想不明白,也不準備想了。

反正她再堅持不到兩個月就可以回去交差了。

龍都那幾位大小姐心理扭曲不扭曲,不關她的事。

還是繼續寫日記回去後給奶奶看吧。

“xxxx年x月x日,多雲,心情:有風。”

“冇想到除了薛氏集團、李思甜,薑秋月也帶著薑氏集團到S縣投資,對了還有趙氏集團。”

“薑秋月、薛雅蘭、李思甜她們絕對心理扭曲了,趙氏集團也挺虧瑞賊的。”

“僅僅因為秦凡救過趙總小孫女,趙總就來這種不毛之地投資?”

“就不怕賠個底朝天?”

“雖然現在有不少遊客來秦凡村裡玩,但是持續不了多久,等人家都玩膩了就不會來了。”

“我今天早上起床原本想跟秦凡打招呼的,但是他看都不看我,很冇禮貌。”

“我儘力瞭解他接觸他了,但是他不喜歡我,我也冇辦法。”

柳允晴合上日記後,準備回住處吹空調。

忽然她注意到她的助理兼保鏢文姐在盯著秦凡的司機看。

“文姐,你看什麼呢?”

文姐回過神來,秀眉微皺回道:

“小姐,秦凡的司機,我好像在哪見過。”

柳允晴這個助理是柳老夫人貼身女保鏢的女兒。

以前還冇有成為柳允晴助理兼保鏢的時候,

經常跟著她母親鍛鍊,跟著柳老夫人蔘加一些宴會。

“文姐,你認識秦凡的司機?”

秦叔坐在村口樹蔭下,看似在那冇事人一樣休息,其實目光一直鎖定著秦凡,在暗中保護秦凡。

他察覺到文姐在看他後,特意背過去身了。

文姐眉頭緊皺繼續在腦海中搜尋,忽然間她雙眼一亮。

“我想到了!”

“小姐,我二十歲那年跟著我媽還有柳老夫人去參加秦家秦老爺子的壽宴,曾經見過他!”

“當時他是秦老爺子壽宴上的安保人員之一!”

白楊樹上死命鳴叫的知了忽然發出一聲怪叫,被一隻喜鵲給逮捕了。

落入喜鵲嘴裡的知了被嚇尿了。

點點汁水落在樹下柳允晴俏臉上,讓柳允晴下意識打了一哆嗦。

要是平常,

柳允晴絕對會尖叫著罵樹上的知了跑回家裡洗臉。

但是現在,柳允晴隻是打了一個哆嗦,神色變得非常嚴肅認真,

“秦凡的司機,曾經在秦老爺子的壽宴上出現過?”

“這怎麼可能?”

秦老爺子何許人,

跺跺腳大半個龍國商圈都要抖一抖!

如果秦凡的司機曾經在秦老爺子壽宴上以安保人員的身份出現過,那秦凡的司機就基本上可以確定是秦家安保隊伍中的一員了。

秦家安保隊伍成員離開秦家隻有兩種可能:

第一種可能:因巨大過錯被踢了。

第二種可能:秦老爺子給他的任務。

柳允晴看向已經背轉身的秦叔,深吸一口氣問文姐道:

“文姐,你說秦老爺子的保鏢,怎麼會給秦凡當司機?”

文姐搖了搖頭。

“小姐,需要我調查一下嗎?”

柳允晴點了點頭,“調查一下吧。”

“秦凡身上,還真是有不少讓人意外的事啊。”

此時柳允晴還並冇有放在心上。

柳允晴回住處休息後,文姐打起了電話。

一直到傍晚,

文姐才結束打電話,並且用筆記本電腦把資訊整理羅列好,送到柳允晴桌前。

【秦老爺子的貼身保鏢前不久曾在S縣現過身。】

【秦凡讓公司釋出招聘司機兼保鏢的資訊後,秦保國便立即應聘了。】

【查來查去查不到原因,不過打聽到一件事,感覺可能會跟秦保國給秦凡當司機兼保鏢有關聯:】

【二十多年前,秦老爺子三兒子一家三口被綁架,歹徒殺害了秦老爺子三兒子和兒媳,但是剛出生冇多久的孫子生不見人死不見屍,秦老爺子找了二十多年,如今依舊再找。】

啾啾~

院子裡落下幾隻麻雀在地上覓食,

房間裡靜悄悄的,就好像冇人一樣。

柳允晴漂亮的桃花眼看著筆記本電腦上的資訊,一動不動足足有七八分鐘。

“文姐,你……你這最後一條資訊什麼意思?”

柳允晴美眸中全是震驚和不敢相信。

她雖然在問文姐,但是其實她心中已經有答案了。

“小姐,我猜測,秦保國那麼及時地出現給秦凡當司機和保鏢,大概率是秦老爺子的安排。”

“至於秦老爺子為什麼那麼安排,大概率跟秦凡的身世有關。”

“我記得小姐好像說過,秦凡好像是撿來的?”

柳允晴心裡很亂,

當年柳允晴剛剛成年,情竇初開幻想未來如意郎君的時候,

還曾幻想過跟秦老爺子的長孫結婚。

後來秦老爺子長孫跟彆人結婚後,

她又幻想能跟秦老爺子次孫結婚。

可惜後來秦老爺子所有孫子都結婚了。

現在你告訴她,

她看不上的土包子秦凡,竟然是秦老爺子找了二十多年的親孫子?

這……這……

柳允晴手心都開始冒汗。

她有些後悔,有些心虛,有些高興……

她後悔一多月前冇給秦凡留下好印象,

她心虛不知道還能不能重新給秦凡留下好印象,

她高興的事,

如果秦凡真的是秦老爺子找了二十多年的孫子,就算不是嫡長孫,她能嫁給秦凡,那也是高攀了!

正當柳允晴內心一會後悔,一會心虛,一會高興幻想的時候。

文姐柳眉微皺開口道:

“不過有一點我感覺有點疑惑。”

柳允晴被文姐的話拉回現實,抬眸看向文姐,

“什麼疑惑?”

文姐雙手交叉,沉思道,

“如果秦凡真的是秦老爺子找了二十多年的孫子,現在找到了,為什麼不直接帶回秦家?”

“而且看上去,秦凡好像並不知道秦保國的真實身份,更加不知道他是秦老爺子找了二十多年的孫子。”

柳允晴微微點頭,這點確實挺疑惑的。

她真起身走到窗前,揪了窗台上花盆裡的一朵花,一瓣瓣揪著花瓣推測道:

“莫非當年秦老爺子三兒子被綁架撕票,是秦家內部自己人乾的?”

“現在秦老爺子雖然找到秦凡了,但是他可能是擔心家族裡有人對秦凡不利。”

“秦老爺子應該是想把當年行凶的人抓出來,冇有危險後,再來認親,把秦凡接回去。”

文姐看著筆記本螢幕上羅列的資訊,冇有點頭也冇有搖頭。

柳允晴忽然美眸一亮,又想到了什麼:

“我明白了!”

“之前我還疑惑薛雅蘭差點丟了命,為什麼她父親掌控薛氏集團後還讓她回秦凡身邊。”

“現在我全明白了,薛誌強知道秦凡的身份了,他是想讓他女兒薛雅蘭搶我的男人!”

“還有李家李思甜,她絕對也是因為知道秦凡的身份後,才這麼賴著秦凡!”

“文姐,你之前不是說你不理解為什麼龍都那幾位大小姐明明把秦凡當玩具,秦凡離開後她們又追到x省嗎?”

“嗬嗬,那是因為她們知道秦凡的真實身份了!”

“我就說她們看著不像神經病,怎麼可能會心理扭曲到愛上曾經的玩具!”

文姐皺眉沉思片刻,他想不到其他解釋。

似乎隻有柳允晴這個解釋了。

“文姐,秦凡現在在哪?”

夜幕燈光下,

柳允晴美眸中像有星星一樣在閃動,

“這個……我也不知道,”文姐在心中腹誹,我打了一下午電話調查,我去哪知道秦凡現在在哪?

“小姐我現在去看一下。”

柳允晴卻穿上高跟鞋興奮向外跑去,

“不用了,我自己去找秦凡。”

嘶~

文姐眉頭深深皺了起來。

半天前,

柳允晴提到秦凡還是一副輕蔑的模樣,

現在怎麼忽然就跟在熱戀中一樣了?

身份,

全是因為身份在作怪啊!

文姐雖然給柳允晴服務,但是她不喜歡柳允晴這種人。

無奈,這是工作,她隻能跟上去保護柳允晴的安全。

忙碌了一整天的秦凡正和嚴峻則坐在村口通風的地方邊吃飯邊聊天。

“秦哥,那個茜茜姐她表姐來村裡住了挺長時間了。”

“平常也不跟人說話,也不去遊玩,就在那棵白楊樹下玩玩手機,寫寫字,有時候自拍一下。”

“你說她到底是來乾啥的?”

秦凡搖了搖頭,

“你管她乾什麼。”

嚴峻則現在跟秦凡熟了,也不像以前那麼拘謹了,偶爾也會開個玩笑。

“秦哥,你說茜茜姐她表姐會不會是衝你來的?”

-是來當電燈泡了。就在嚴峻則準備躡手躡腳退出去的時候,秦凡忽然轉過身來,徑直走到李思甜麵前。李思甜心臟狂跳,他是要吻我嗎?我該怎麼辦?我初吻還在,我要拒絕他嗎?結果下一秒秦凡隻是掰轉她身子,往門外推。“秦凡,你乾嘛~”“這是我家,你自己找地方睡去。”秦凡把李思甜推出院子,砰的一聲關上了門。嚴峻則站在院子裡門口看著秦凡,滿腦子問號。人家李大小姐都跟你回家了,你把人推出去?就算是情侶鬨脾氣,也該床頭吵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