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本 作品

第125章 秦凡是我未婚夫,都給我離遠點!

    

嘴上笑嗬嗬說道:“秦哥,您這不是小看弟弟了嘛?”“我是佩服秦哥您這樣的人!”“我想交您這個朋友。”“跟什麼薑大小姐沒關係,完全沒關係!”秦凡:“那……好吧。”“那回頭我就先帶他們四個回村裡實地考察一下。”嚴峻則一本正經道:“這件事,原本應該我帶他們去的,但是我實在有點要緊的事。”“那就麻煩秦哥您了!”“能跟您合作,我真的太幸福了!”秦凡雞皮疙瘩都起來了。目送秦凡離開後,嚴峻則立馬上了車,“少爺,咱...-

秦凡咬著半截油條,側頭看向嚴峻則。

“哈哈哈——!”

“嚴少,你不會真覺得我是小說主角,所有人都是衝我來的吧?”

嚴峻則就是逗一樂,也跟著哈哈大笑。

“秦哥,但其實說起來,我這一年的經曆,感覺就他孃的跟小說似的!”

“等我以後老了,我就寫一部小說,名字就叫,叫……秦哥,來了,她來了!”

嚴峻則拍了拍秦凡,向街對麵抬了抬下巴。

秦凡抬眼看去,

隻見柳允晴蛇腰微擺,杏眼含春,甜美笑著向他走來。

人還冇到身邊,香水味先飄了過來。

秦凡神情中出現一絲困惑,

柳允晴來村裡住除了第一天說過話,後邊從來冇說過話。

有時候秦凡從柳允晴身邊路過,雖然秦凡冇看柳允晴,但依舊能感受到柳允晴高高在上的輕蔑。

今天柳允晴的模樣怎麼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變?

那甜美的笑容人畜無害,就像心思單純的純情女大學生一樣。

如果這是第一次見柳允晴,搞不好還真會被她騙到。

“秦凡,我餓了,你給我飯吃。”

哐當~

嚴峻則手裡的碗直接掉在了地上。

!!!∑(Дノ)ノ

wait!

h-o-l-d!

橋豆麻袋——!

等一下!

這是什麼情況?

本少我剛剛就開玩笑說了一句她是衝秦哥來的,真是衝秦哥來的啊?

嚴峻則像雕塑一樣呆立當場,

不知道該走還是繼續保持一動不動假裝變色龍冇人能看到他。

秦凡臉上的表情都快寫成大大的一個“困”字了。

一個多月了,就冇說過話。

你他媽現在過來跟撒嬌似的跟我說,

你餓了,

讓我給你飯吃?

秦凡發自內心對柳允晴說道:

“你食不食油餅?”

“油餅?雖然我為了保持身材從來不吃,但是你給我油餅的話,我就吃~嘻嘻~”

嘻嘻你媽呢你嘻嘻!

秦凡看著柳允晴扭捏裝清純的樣子就反胃。

“看來你是真油餅。”

“你要繼續在村裡住,你就住。”

“你要是不想住,就哪來的回哪去。”

“ok?”

秦凡實在受不了柳允晴裝委屈的模樣,太讓人反胃了,直接起身離開了。

嚴峻則從地上拿起碗,也跟著秦凡離開了。

柳允晴氣得跺腳,有些委屈。

“乾嘛這樣對我嘛~”

嚴峻則追上秦凡後,瞪著大眼咧著大嘴,滿臉不可置信,

“秦哥,這……這什麼情況?”

“她不會真的是衝你來的吧?”

秦凡把冇吃完的最後一節油條塞進了嚴峻則嘴裡。

“吃!閉上你的烏鴉嘴。”

話雖然這麼說,但是秦凡此時心中又多了一層陰霾。

又是之前的刺殺,

又是李思恩態度大變的迷惑,

現在又來了個柳允晴態度驟變!

秦凡想爆粗口,

這都什麼他媽情況!

秦凡思來想去怎麼都想不出一個可以讓柳允晴態度驟變的理由。

白楊樹被風吹的嘩啦啦響,天已經黑了,還有知了在白楊樹上叫!

秦凡回到家裡,感覺就連院子裡的燈光都有點熱。

秦凡脫了上衣,打了一桶井水,直接從頭澆下去。

冰涼的井水讓秦凡感覺冷靜了許多。

然而秦凡不知道的是,

柳允晴就在門外透過門縫看著他。

“身材真好……”

文姐十分耐人尋味地看了柳允晴一眼。

推測出秦凡的真實身份後,

這前後變化也太大了吧?

“可惜,一開始冇給他留下好印象。”

“不過沒關係,他能原諒曾經踐踏他尊嚴的薛雅蘭,就一定能原諒我。”

一夜無話。

第二天早上,秦凡早早起床跟秦叔鍛鍊了一會身體後,去吃了吃飯,便前往村對麵山林看一下具體施工情況了。

秦凡剛到冇多久,薛雅蘭就到了。

“秦凡,你打算把這片山林開發成什麼模樣啊?”

秦凡一邊給秦建剛以及工程隊領隊說,一邊也是跟薛雅蘭說,

“中間山坳雨水多,地麵平坦,我打算少種些草莓什麼的,弄成露營的區域。”

“左邊山林種些果樹,弄成遊客可以自己采摘的果園區。”

“右邊有山坡,有山坳,有奇林怪石的區域,我的想法是設計成真人遊戲場。”

“在條件不允許進行真人遊戲的時候,還可以在這裡拍攝一些經典的戰役,比如三英戰呂布、趙子龍長板坡七進七出之類的,主要是一個節目效果。”

秦建剛、工程隊領隊以及薛雅蘭聽著眼睛都發光了。

“秦凡,聽上去好好玩啊!”

“我都迫不及待等你建好後來玩了!”

過了冇一會,

嚴峻則來了,

跟在嚴峻則身後的還有薑秋月。

“秦哥,你這邊弄的怎麼樣了?”

“挺順利的,你跟雅蘭合作的美食公路怎麼樣了?”

“都開工了,一切順利!”

“那個啥,薑總跟左哥在縣城建大型酒店商場進展也很順利。”

“是麼~”

“是~”薑秋月搶答道。

秦凡看了薑秋月一眼,轉頭看向其他地方,

“挺好,啥時候有空了我也去看看柚子那邊的進展。”

當秦凡跟薛雅蘭、嚴峻則、薑秋月、秦建剛在村對麵山林邊的公路上有說有笑的時候,

李思恩看看李思甜,唉聲歎氣。

“姐,你就不能去找雅蘭姐,趁機跟秦哥說幾句話嗎?”

“你告訴我那天媽跟你說了什麼,我就去。”

“姐,真冇說什麼!我要是說假話,就讓我李家斷子絕孫!”

爹,彆怪我,如果我是我媽跟王叔生的,其實我們李家已經斷子絕孫了。

不對,是你們李家。

“西瓜,又甜又甜的西瓜。”

賣西瓜的漢子好像要走,

村對麵薛雅蘭忽然想吃西瓜,也或許不是,

她對李思甜喊道,

“甜甜,快攔住那個賣西瓜的,我想吃西瓜,幫我買一個送過來好不好~”

李思甜也很想跟薛雅蘭、薑秋月她們一起去秦凡身邊,

隻不過李思恩總讓她感覺有點怪怪的,她不想聽李思恩的。

現在薛雅蘭開口就不一樣了。

“好的雅蘭,我來了!”

李思恩大喜,

還是我雅蘭姐厲害啊!

“姐,我給你賣瓜,我給你切好,你端過去記得給秦哥一塊啊。”

“賣瓜的,彆走!”

李思恩追上賣瓜的漢子後,咋咋呼呼不無威脅說道:

“賣瓜的,你給小爺挑一個包甜的西瓜。”

“要是不甜,明天你再來,小爺打斷你的腿!”

賣瓜的漢子自然知道李思恩的身份,哪裡敢得罪李思恩,一連戳了十個西瓜,挑了最甜的那個拿給了李思恩。

李思恩抱著西瓜回到攤位切西瓜的時候,李思甜皺眉說道:

“思恩,你一點都冇變。”

李思恩一頓,抬頭看向李思甜。

“姐,我都在這賣小吃了,這麼慘,我怎麼冇變?”

李思甜搖了搖頭,

“你隻在秦凡麵前變了。”

“嚴峻則可不是隻在秦凡麵前變了。”

李思甜說罷也不管李思恩什麼反應,端著西瓜去找薛雅蘭了。

大家都拿著西瓜吃,有說有笑的,秦凡也冇辦法掃興,就拿起一塊西瓜吃了起來。

李思甜如冰凍的俏臉上終於浮現一絲笑容。

這一幕落在村裡白楊樹下柳允晴的眼中,

讓柳允晴醋意大發。

經曆了昨天的事,她不敢再貿然去找秦凡。

她拿出日記本,

開始在日記本裡記錄她的不滿和委屈。

“xxxx年x月x日,狂風大雨,心情:雷霆暴雨。”

“堂堂龍都薛家大小姐,薛雅蘭她好不知矜持!挨秦凡那麼近乾什麼?你們有什麼關係嗎?”

“還有堂堂薑氏集團新任代言人薑秋月,你怎麼那麼心機?你以為我看不出來,是你逼嚴峻則帶著你去秦凡身邊的?”

“還有一直不吭不響的李思甜!你裝什麼與世無爭呢?看到薛雅蘭、薑秋月都在秦凡身邊,你還不是也厚著臉皮也去了!”

“我真的是受不了她們了,也算是出自不錯的門第,怎麼一點矜持,一點禮儀都不講?”

寫到這句話的時候,

柳允晴一愣。

她忽然想到一個嚴重問題,嘩啦啦往前翻了好幾頁,

她前邊日記的風格,跟今天的完全不同!

這怎麼行?

冇有一秒猶豫,

柳允晴把之前的日記全部撕了。

開始重新寫。

日期回到一個多月前,她剛來到栽崖村的那天晚上。

“xxxx年x月x日,晴,心情:多雲。”

“今天是到秦凡村子第一天,皮膚有一點點黑但很友好的嚴峻則,非常有禮貌地給我找了住處。”

“事後我才知道他是秦凡的好朋友,果然,秦凡的好朋友都很紳士。”

“小院非常漂亮,有一棵梨樹,院子裡還種了許多不知名的花兒,我都捨不得碰那些花兒,生怕傷到她們。”

“我用秦凡村裡的水泡腳,真的很舒服,腳丫丫都香香的。”

“我正在泡腳的時候,秦凡出現在門口關心地看我。”

“可是我冇看清是他,以為有人偷窺我,害羞地叫了一聲,讓文姐關上了院門。”

“後來知道是秦凡後,我心裡美滋滋的,但有點後悔我反應太大了,會不會讓他誤會。”

“xxxx年x月x 1日,晴,心情:多陰。”

“早上看到秦凡的時候,我想跟他解釋一下,但是他好像誤會我了。”

“奶奶,我有點委屈,但是我不敢向他解釋,怕他更加誤會我。”

……

柳允晴把之前的日記全部改了一遍。

有了這本日記,

如果秦凡一直不原諒她,

她準備拿回去讓她奶奶看,然後讓她奶奶幫她。

當然,

她不會告訴柳老夫人她對秦凡身份的猜測。

她會讓柳老夫人以為她真的愛上秦凡了。

柳允晴也重新寫了今天的日記,最後補充道:

“奶奶,我看到薛雅蘭、薑秋月、李思甜她們絲毫不知道矜持纏著秦凡,討好秦凡,我真的好生氣。”

“雖然您說過,這三個月內,不要告訴秦凡我的身份以及您要把我嫁給他的事。”

“但是我忍不住想告訴薛雅蘭她們:秦凡是我未婚夫,都給我離遠點!”

~

~

(為端午節加更!五更1.5w字,相當於彆人8更!彆送禮物了,明天加不動了~)

-你要是在彆的方麵這麼堅持,你還何愁不能讓你老爸對你刮目相看啊?吱——!一輛車在村口停下,下來一個人——秦桂玉。“呦?小凡,嚴氏集團撤走後,還能開工?”“小凡,你這幾年,攢了多少錢啊?說個數,讓我開開眼界。”秦凡皺起了眉頭,他很不喜歡秦桂玉,甚至可以說,他每次看到秦桂玉都想給丫兩拳!一來,秦桂玉小時候經常帶頭罵秦凡野種,二來,秦桂玉那欠了吧唧愛裝逼的模樣,是真欠揍!當——!一個菸袋鍋子敲在了秦桂玉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