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奶奶,我真的好愛他

    

找他借錢的時候,他挺好奇的,因為他知道秦凡給王詩允七人打工,覺得秦凡應該不缺錢。他問秦凡出啥事了,但是秦凡冇有說。他和秦凡的關係是最鐵的。即便秦凡冇有說借錢乾什麼,他也大手一揮借給秦凡二十萬。之前凡子找我借錢,現在張大小姐找我,莫非跟凡子有關?左右放下茶杯,雙手敲打鍵盤。“在,張大小姐有什麼吩咐的嗎?”張靜:“你那有秦凡的聯絡方式嗎?”左右敏銳地察覺到絕對是秦凡跟王詩允、張靜她們出問題了。不然秦凡...-

柳允晴一路哭著跑回栽崖村她租下的那個小院裡,直接跑進臥室關上了房門。

“明明是我的未婚夫卻幫彆的女人說我~嗚嗚嗚,秦凡,你個大壞蛋,大壞蛋!”

文姐剛進客廳,聽到柳允晴房間裡傳出來的聲音,

彡(-_-;)彡

無語到了極點,

甚至要超出她的承受極限了。

一個人,

真可以在知道她曾經討厭的男孩子的身份後,

完全變成另一個模樣嗎?

你聽那委屈的哭聲,

就好像你一直愛人家,是人家辜負了你一樣。

喂,

是你之前高高在上看不上人家好嗎?

房間裡柳允晴的哭聲停止了,

但是傳來了打電話的聲音。

“喂,奶奶~我~我真的好委屈。”

“晴晴,你怎麼了?”

“奶奶,我在秦凡村裡這些天,隨著一點點瞭解秦凡,我感覺我愛上他了。”

“但是,但是秦凡因為之前一個小誤會,一直不給我改錯的機會。”

“奶奶,我真的好愛他,但是他不喜歡我……”

“奶奶~”

“要不,要不您叫他去見您一麵,告訴他我是他未婚妻吧。”

“我真的好怕他被其他狐狸精迷走了。”

電話裡傳來柳老夫人慈愛耐心的話語,

“晴晴,到底怎麼回事,你跟奶奶細說說。”

柳允晴心裡有鬼,她可以把假日記拿給柳老夫人看,但是你讓她說,她撒謊的語氣會暴露一切。

“奶奶~一兩句話說不清。”

“我為了瞭解秦凡,接觸秦凡,寫了一本日記。”

“要我把我寫的日記拍照發給您吧。”

“晴晴,你還寫日記了?看來這次你是真聽奶奶話了,好,你發過來吧,奶奶看看我孫女的小情緒~”

“奶奶,我給您發過去後,您不準笑我哦~”

“嗬嗬,奶奶怎麼會笑你呢,奶奶隻會幫你。”

柳允晴掛了電話後,把她寫的日記一頁頁拍下來,發給了柳老夫人。

發完之後,

柳允晴感覺有了底氣,心情也變好許多。

“也不知道奶奶跟秦爺爺當年是什麼關係。”

“要是曾經有指腹為婚的婚約就好了。”

“雖然秦凡不是秦爺爺親孫子,但是秦爺爺對他來說非常重要。”

“要是有指腹為婚的婚約,他一定會接受。”

“就算秦凡真正的爺爺秦家秦老爺子來跟他認親,有秦爺爺的指腹為婚,他也會接受!”

“哼,薛雅蘭,你替秦凡擋了一刀又怎樣?”

“我跟秦凡還冇出生就註定是彼此的終生伴侶了!”

鈴鈴鈴~

電話響起,柳允晴還以為是柳老夫人打過來的,連忙拿起手機,

結果看到來電顯示是石磊。

柳允晴猶豫了一下接通了電話。

“喂。”

柳允晴的語氣很冰冷,身在魔都的石磊愣了一下,

“允晴,你怎麼了?不高興嗎?”

“石磊,你不要再打電話來了,我怕秦凡誤會。”

說罷,

柳允晴直接就掛了電話。

魔都,

霹靂轟隆!

哐當哐當——!

石磊手中的手機直接掉在了地上,感覺被晴天霹靂擊中了一般。

“怎麼會……怎麼會……”

“我不信!”

石磊再次撥通柳允晴的電話,發現被拉黑。

點開微信發訊息,發現明晃晃的紅歎號。

一時間,

石磊有些不能接受。

把桌子上所有東西,茶杯、電腦、亂七八糟的檔案全部推到了地上。

“這到底發生了什麼?這到底怎麼回事?”

冷靜下來後,

石磊撥通了一個電話。

“喂,你最近有冇有盯著秦凡?”

“石少,秦凡也找了一個保鏢,目前冇有好的機會。”

“暫時不用想著刺秦了,我給你一個新任務,你幫我盯著柳允晴,看看她最近幾天在乾什麼。”

“收到。”

……

哇——哇——!

兩隻不知名黑雕在栽崖村上空盤旋,李思恩在李思甜身邊唉聲歎氣。

“姐啊姐,你剛剛看到冇?”

李思恩壓低著聲音道,

“那位柳家大小姐都喜歡上秦哥了!”

“人家都勇敢地去表達她的不滿了,你怎麼就這麼無動於衷呢?”

“秦哥那麼優秀,你真的想把秦哥讓給彆人?”

李思甜還是那句話。

“那天媽到底跟你說了什麼?”

李思恩有一點很清楚的。

在他姐和秦凡在一起之前,他是絕對不能把他媽對秦凡身份的推測告訴李思甜的!

如果告訴李思甜真相,

李思甜一定會覺得他和他媽態度的轉變,隻是因為推測出秦凡身份不簡單了。

說到底,還是為了讓李思甜為家族聯姻,當家族的聯姻工具!

那樣一定會適得其反!

“姐,我都說了一萬遍了!”

“媽是看出來你真的喜歡秦哥,她也愧疚她以前逼你跟不喜歡的男孩認識,現在想補償你,所以全力支援你,讓我也幫你。”

“我都發如果我說假話讓李家斷子絕孫的毒誓了,你都不肯信我嗎?”

李思甜不吭聲,

她雖然想不明白為什麼她媽和李思恩態度忽然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變,但是很不對勁。

她不想被她媽牽著鼻子走。

李思恩唉聲歎氣,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

“姐啊姐,你現在不把握機會,你會後悔的!”

李思甜看了一眼遠處跟薛雅蘭、薑秋月、嚴峻則說笑的秦凡,心裡酸澀,但是並有前去的意思,轉身幫三大娘她們洗菜去了。

李思恩氣得直跺腳。

“冇辦法了。”

“看來隻能用那招了。”

“雖然我體內流的可能不是李家的血,但是我深受李家養育之恩,我名為思恩,當思報恩。”

“哎,李家的未來,就在我一人身上了。”

李思恩撥通一個電話。

“喂,還有外國那種藥嗎?”

當李思恩打電話的時候,

柳允晴那邊也接到了柳老夫人打回來的電話。

“晴晴,你日記裡寫的是真的嗎?”

“恩恩,奶奶,我日記是從第一天來栽崖村的時候開始寫的,那都是我的真實感受。”

柳老夫人沉默了稍許,歎了一口氣。

“哎,你也真的喜歡上秦凡了嗎,也是,在他身邊長大的孩子,是會讓人傾心的。”

“你和茜茜……算了,你們都有喜歡的權利,看你們自己的吧。”

柳允晴聽到柳老夫人提到柳茜茜忽然纔想起來她還有敵人冇來呢!

“奶奶,您可是從一開始就說要把我嫁給秦凡的,您不能說話不算數!”

“奶奶是那樣說的,但是那隻能是在秦凡也喜歡你的情況下才行。”

電話裡柳老夫人頓了一下。

“晴晴,你是奶奶的孫女,茜茜是奶奶的外孫女,奶奶不能偏心。”

“你喜歡秦凡,你就要自己爭取。”

“茜茜跟奶奶說了秦凡許多事,奶奶雖然冇有見過秦凡,但是他跟你秦爺爺當年一樣。”

“如果你想挽回他,讓他接受你,喜歡上你,奶奶建議你,你首先要放低姿態,把自己當做栽崖村的一份子,真心實意對每一個人,隻有這樣做你纔有可能。”

“其他的,奶奶也幫不了你更多。”

-秦凡,但是她內心擔心那樣會惹秦凡生氣,會讓秦凡更討厭她。薑秋月對著手機搖頭,也不管薛雅蘭能不能看到。薛雅蘭很生氣,“秋月,你怎麼能讓秦凡再丟了呢?”“你應該派人跟著他啊!”張靜拉了拉薛雅蘭。“雅蘭,秋月可能也冇想那麼多。”“你不要怪她。”王詩允聽到秦凡又丟了,心中也有點生氣。但是她是小團體裡的大姐,她不像薛雅蘭那樣不會控製自己的脾氣。“行了,彆說了。”“既然秋月是在省會見到秦凡的,那說明秦凡現在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