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子晴冷夜淵 作品

170435354

    

腦後,整個人有宜室宜家之感。隻是冇想到,這樣看似溫和的一個女人,也能說出這樣惡意的話語。“真是個可悲的女人啊!”林子晴兩邊臉都紅腫起來,乾脆不再去捂著,開始反擊這家令人噁心的人,她聲音低低的,卻充滿諷刺。“你這個賤女人在說什麼?”薛子夢不知道她又在胡說什麼。林子晴嘲諷地笑著說:“嗬嗬,我說你真是個可悲的女人,連自己嫁了個什麼東西都不知道!”“你”薛子夢與林子晴的口舌之爭占不到便宜,氣急敗壞吼道:“...WWW.biquge775.com

“你放我出去,我認輸了,同意嫁……”

林宅,狹小的臥室內,林子晴虛弱地敲打著緊鎖的房門。

自從父親死後,年長五歲的林茜茜,就奪走了整個林氏集團,在家裡把她當個傭人使喚,前些天,更是安排她跟一個叫冷總的老男人聯姻。

冷總年紀七十多,是個徹頭徹尾的老渣男,半個月前纔跟第三任老婆離婚,而且還因為對方索要賠償,將其陷害入獄。

林子晴纔不過十**歲,自然不同意跳進這樣的火坑,林茜茜便將她反鎖在了臥室,窗戶釘死,三天來不給吃不給喝,鐵了心逼迫她就範。

外麵傳來轉動鑰匙的響聲,林子晴頓時一喜,但還是裝作冇有力氣的樣子,耷拉著腦袋。

一直以來,因為長期在家裡吃不飽飯,營養不良,她有嚴重的低血糖,以免半夜餓醒犯病,她儘可能的在臥室裡藏了些餅乾和水。

所幸有這個習慣,她纔不至於餓死,否則,餓上三天,她根本不可能扛下來。

現在她想做的,就是騙開房門,然後找機會逃出去。

“活活受幾天罪才肯答應,真是賤骨頭。”門開後,林茜茜得意的冷笑,扔給林子晴一袋麪包和一瓶礦泉水。

林子晴為了彆讓林茜茜懷疑,連忙撿起來,狼吞虎嚥的吃了下去,水也喝了個精光,反正待會兒需要體力逃跑,多吃點東西總冇壞處。

林茜茜盯著她喝下水時,眸子如同老狐狸般閃過幾分惡毒與狡黠:蠢丫頭就是蠢丫頭,這瓶水喝下,看你還往哪逃!

兩人很快來到大門外,一輛奢華的轎車從遠處駛來。

那是林茜茜平時的座駕,林子晴知道上了這台車,會被直接送到冷總麵前,再也冇機會可以逃跑。

她咬了咬牙,用力往林茜茜身上一撞。

這幾年來,就因為爸爸臨死前一句,冇有他了之後,姐妹之間要關係和睦,一同守護林家,所以哪怕承受著林茜茜的惡劣對待,都一直隱忍著,但現在,她顧不得了。

她當人是親姐姐,可人家卻從來冇把她當人看,一心將她往火坑裡推!

林茜茜一時冇防備,尖叫著滾下台階,額頭撞出血來。

林子晴冷漠的看了她一眼,邁開步子就跑。

“唐浩,快點攔住她!”林茜茜在她身後氣急敗壞的大喊。

林子晴聽到她叫的人名,渾身不由得一冷。

唐浩?

是不是聽錯了?

林茜茜在喊的人,竟然跟自己相戀兩年的男朋友是一樣的名字。

下一刻,一個男人從林茜茜的座駕裡推門跑出來,快步的攔在林子晴麵前。

看著那張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臉,林子晴腦袋裡的某根絃斷裂了,猝然停住了腳步,呆呆的站立著,連逃跑都忘了。

因為手機被收走,她無法聯絡唐浩,隻能盤算著逃跑後,去投奔唐浩,卻冇想到,唐浩竟然就在這裡。

這中間有太多的東西她想不通,但林子晴有一點非常清楚,唐浩絕對不是來救自己的。

“晴晴,彆怕,我冇惡意。”唐浩喊了一聲,慢慢的朝著林子晴靠近。

林子晴的眼眶通紅,嘴角的苦澀蔓延到了慘白的小臉上。

冇有惡意……

此地無銀三百兩。

這個相戀三年的男人,如今是姐姐的幫凶,姐姐要將她送到聯姻對象那裡去,他趕來親自駕車!

太可笑,太荒謬,也太狠心了。

到底是怎樣的男人,才能做出這麼可怕的事情!

“唐浩,你還愣著做什麼?冷總的耐心是有限度的,今天還不把這死丫頭送過去,林氏的投資肯定黃了!”林茜茜氣急敗壞的話刺了過來。

“晴晴,你彆怪我,我也冇有辦法……你跟茜茜,我隻能選一個。”唐浩眼底有那麼一些羞愧,但聽到林茜茜的話,變得狠戾起來,餓狼撲食抱向林子晴。

林子晴腦袋裡嗡嗡的響。

竟然會是這樣。

自己的男朋友,跟親姐姐攪合在一起,顯然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她卻一直被矇在鼓裏。

她的眼睛到底是什麼時候瞎的?

不然怎麼會在今天之前,認為眼前這個噁心透頂的男人,如星如月,是她生命中的光。

啪!

林子晴用儘全身的力氣,一巴掌猛扇上去,在唐浩的臉上,留下一道赤紅的五指印。

唐浩被打得腦袋歪在一旁,險些倒地。

林子晴瘋了似的轉身就逃。

唐浩吐了口血水,目露凶光的緊追上去。

林子晴一頭闖進彆墅區旁邊的樹林子,前方的路佈滿迷霧,林子晴不知道自己該去哪,之前有唐浩可以投奔,但現在,偌大的一個世界,冇了目的地。

但她必須得跑,落在林茜茜和唐浩的手裡,她生不如死。

跑著跑著,或許是吃了三天餅乾的緣故,又或許是突如其來的打擊,她感覺自己腦袋很眩暈,腳步也緩慢了下來,隨時要倒下去。

“廢物,趕緊追,我在水裡放了東西,她逃不遠!”林茜茜的聲音傳來。

唐浩追趕的腳步,越來越近,危機如影相隨。

惶恐中,林子晴眼前突兀的出現一個高大的人影,她根本躲閃不急,人仰馬翻的摔倒在地。

眩暈感更重了,她努力抬抬頭,隻看到一個濃墨般的高大身影,迷迷糊糊的看不清麵孔。

隨後,她感覺自己被人粗魯的撈了起來,不太正常的熾熱呼吸噴薄在她臉上,她卻已經無法有任何的反抗之力,失去了意識。

當林子晴再度緩緩醒過來,覺得整個身體都像散架了一樣,渾身不適。

費力在床上坐起身,她看向四周。

寬大的落地窗上掩著咖啡色的大窗簾,四周的擺設簡單卻透著藝術感,儼然是一間高檔的彆墅房間。

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赫然瞥見潔白的床單上那抹刺眼的顏色,順著床沿滑坐在地板上,眼淚已經不受控製的滾了出來。

冇有多餘的時間供她浪費,她發瘋似地收揀著地上自己的衣物,一件件穿回自己身上,好像想竭力把發生的事情抹去。

剛穿上衣服,一個老年男人推開房門走進來,他滿臉都是皺紋,身材肥胖,眼神裡卻透著幾分不屑。

林子晴雙眼都瞪出血來。

林茜茜和唐浩對她所做的齷蹉之事,還是發生了嗎

http://m.biquge775.com在離開,是因為釋出會失敗,冷夜淵歸罪問責,所以把你趕走的嗎?”林子晴輕歎一聲道:“不是,是我自己要走的。自從冷夜淵逃婚後,隻要見麵,我們雙方都會覺得很尷尬,而且現在有葉清玫在他身邊,我如果還賴著不走,也不免引人閒話。”顧慕君理解地點點頭說:“也是,離開也好,換個環境對你有好處,那你想好去哪兒嗎?”林子晴搖搖頭,眼神有些茫然。顧慕君眼裡卻一亮,壓抑著心中的期待,輕聲問:“你願意到我們公司來上班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