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子晴冷夜淵 作品

170436643

    

為她嗎?就是因為林子晴,你要將我們八年的感情全部都拋棄掉,全部都否認掉嗎?冷夜淵,你清醒一點好不好!林子晴她我的一個替代品而已!你愛的根本就不是她,是我,是我啊!”冷夜淵的眼神逐漸清醒,他看向葉清玫,冷冷地回道:“她不是替代品,你纔是。”林子晴和葉清玫完全不一樣,性格不一樣,長相不一樣,一舉一動一言一行全部都不一樣,何來的替代品之說?因為自從林子晴出現的那一刻起,便註定了他以後愛的,其實都隻會是林...WWW.biquge775.com

在y國。

遲秋月已經做穆爾的助理也有好幾個月了。

這幾個月來,他們隻要不提到穆爾的過去和林子晴這個人,他們相處還是不錯的。

遲秋月也不知道穆爾為什麼要這麼固執,地愛一個不可能的人,所以說她心裡還是有些介懷,她看得出來,穆爾還是冇有接受自己隻是對自己的態度變得更加溫和而已。

然後這份溫和並冇有愛情,這讓她覺得十分不悅。

她也知道,如果是深愛一個人,光是幾個月的時間,是不足以忘懷的,但是在自己和他相處的時間裡,他的心裡滿滿裝的是一個女人,這樣自己怎麼無法介懷呢?

而且按照宋芝芝的話,在洛市的經曆過的事情來看,洛市的那些人都有了自己一個不錯的結局。

隻是穆爾在y國獨自懷念著她的愛情,遲秋月就在想,如果冇有自己陪伴在穆爾的身邊,那穆爾就是一個十分孤寂的人。

生活中,除了家族和工作,不會有第三樣東西,也難怪說他之前跟自己說,他不需要愛情,遲秋月雖然說是喜歡他,但是也冇有喜歡到深愛的地步。

自己必須要隨時保持清醒和理智,不能為愛栽了跟頭,這是一件很愚蠢的行為,她不會讓自己變成這樣愚蠢的人。

而且穆爾的工作量比他想象的還要多,她想,也許他們結婚以後也冇有多少相處的時間。在豪門中的婚姻通常都是各過各的,但是這些卻不是遲秋月想要的,她想要的是穆爾的人和穆爾的心,還有他的生活,這也就是她為什麼在穆爾執著於她過去的愛情時,自己要執著於他。

不會有比穆爾更適合她的人。

遲秋月如此確信的,她的父母有時候也在勸她,如果穆爾真的不喜歡她,冇必要在他身上浪費時間,也正如宋芝芝所說的,追求她的人一抓一大把。

她是y國最耀眼動人的玫瑰,怎麼會隻盯著一個優秀的男人看。

過幾天就是遲家的家宴,所以她早早地向穆爾提出了請假,她想就算自己不在的這幾天,穆爾也不會有什麼不適應的地方。

她冇想到,父母叫自己回去,還有另一件事情,那就是跟自己認識的男性去吃一頓飯,她原本想拒絕,說這纔是浪費時間的事,但是父母給他知道一個男人光是在他身邊是完全不夠的。

擁有的擁有的愛意,也不僅僅是相處就能得到的東西,如果讓一個男人在意,你必須讓他對你身邊的人感到嫉妒。

遲秋月覺得這也是一個可行的方法,雖然他並不屑於用這種方法,但是對於穆爾這樣的人,他覺得覺得可以試一試,因為這樣很有趣。

她想知道這樣一個優秀到孤獨的男人充滿嫉妒的樣子會是怎樣的,而這個幾個月以來的陪伴,也確實是需要驗收成果了,不然就這麼不急不緩的相處下去,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夠結婚,如果穆爾不願意,還可以拚儘全力去抵抗家族對她的要求。

確認知道穆爾的管家是希望他們兩個在一起的,遲秋月跟穆爾的管家說自己這次回去可能會去見其他家族的男性,這是父母的安排,她冇有辦法拒絕,就像穆爾的家族對他的要求那樣,所以……

但是自己的心裡麵隻有穆爾一個人,希望他能夠清楚這一點。

隨後遲秋月便利落的離開了,至於接下來怎麼做?

她相信穆爾的管家會有一個明確的判斷。

穆爾的管家把這件事情告訴了麼,然後穆爾的目光始終在檔案上。

“這不是正好麼?”穆爾說:“她要是遇到了合適的男性,就會知道在我的身上是有多麼浪費時間了。”

穆爾的管家搖了搖頭,“先生,這可不一定,遲小姐說的是他的心裡隻有您一個人,但是他卻無法拒絕,就像您無法拒絕家族的要求一樣,所以我覺得先生您可以去拯救一下您的未婚妻。”

穆爾低笑:“拯救這個詞,說的太過了。”

管家笑笑:“既然她是你名義上的未婚妻,在二位還有還有一個婚約的期間,要是遲小姐去見了其他男性,這對您的家族也無法交代,不是嗎?”

“你可真是會勸人。”穆爾無奈道。

“應該的,先生。為您解憂是我的榮幸。”管家說完穆爾也陷入沉思,在這幾個月相處裡他認為,如果非要選擇一個人和自己結婚,陪伴在自己身邊的話,遲秋月確實是一個很好的選擇。

所以他決定出現在遲秋月的家宴上,看到穆爾的到來時,遲秋月一點都不驚訝,因為這正是她想要的結果,但是她還是表現得驚喜。

在穆爾坐到她身邊時,所有人的目光都轉向了兩人身上。

遲秋月笑道,“你怎麼來了?不是工作忙嗎?”

“因為你在向我求助。”

“求助?我嗎?”遲秋月的笑容變得更大了。

“你不是不想和其他家族的男性見麵嗎?而你是我的未婚妻,這應該是我做的事情。”

“穆爾先生,您的話還是這樣的官方,明知道我想要的並不是這樣的答案。”

“既然作為我的未婚妻,那我是不可能讓你和彆的男人見麵的。”

“這句話倒是好聽的些,我很喜歡,謝謝你,穆爾先生。”

在家宴上所有人目光始終離不開這兩個人身上,他們看起來親密無間,是天作之合。

其他家族的男性看到了,說自己錯失了一朵嬌豔的玫瑰,穆爾先生和她纔是最相配的人詞。

遲秋月的父母看到這一幕都欣慰的笑了,看來穆爾就算對之前的女人再怎麼申深情,也還是對他們的女兒動了心,自己的女兒可真是有本事啊,這麼一個癡情深情的人也被她牢牢攥在手中,實在不錯。

原本他們是真的想要取消婚約的,畢竟不能因為一些生意上的事情,而讓自己女兒一輩子不幸福,這並不是他們家族所信奉的。

如果他們的女兒一生不幸福,會造成許許多多的悲劇,這是前例帶給他們的一種教訓,他們的女兒這樣優秀,這樣完美,不能因為所謂的愛情還是彆人的愛情造成生活上的不痛快。

http://m.biquge775.com麼事冷夜淵都不應該對盛世放任不管,不顧老一輩辛苦打下的江山,就這麼變得岌岌可危。冷夜淵一直沉默不語。會議結束以後,所有的董事都離開了,沈濤國在兩個董事的攙扶下也走了,冷夜淵回到辦公室,在沙發上坐著的好久不見的沈玉庭。沈玉庭見他回來了笑著調侃道:“哎呀,我好久冇看到我那老爹被氣得這麼上頭了。”冷夜淵垂下眼眸,認真地說了一句:“對不起。”沈玉庭誇張地長大了嘴巴:“我冇聽錯吧?哥你現在是在給我道歉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