弓映伊 作品

絹美鎮

    

父既不出名,又是啞巴,還是個女人,就連這不沉穀都冇出過,能教你什匠石運金的高超技藝啊?行醫作畫,還好意思說?女人的玩意!”孩子們嘰嘰喳喳的爭吵,荷歸站在遠處看著,她就是孩子們口所說的啞巴師父。晌午,自己的小徒弟說要來水靈岩畫水芙蓉,本想來看看他,送些點心,不料一群孩子又來找他麻煩。她手緊抓提籃,自己不好出麵,也不忍心看下去,於是背過頭,轉身離開了。荷歸並非擔心自己出麵會惹出什麻煩,隻是多年以來,她...-

這一路順利,天色剛暗時抵達了絹美鎮,鎮馬廄在後街,上前便是喧嚷熱鬨的燈會主路。絹美燈會聞名遐邇,從鎮外趕來的人不少。“你看,這些人是鎮上請來的戲班子,和小時候師父的大畫捲上一樣。”此時有大戲班從人群中走過,和那軸畫卷相差無幾,大小角兒和龍套們個個身穿戲服畫著臉,他們同這斑斕的彩燈,照得整條長街流光燁然、熠熠生輝。我正沉湎於這紅飛翠舞的景色,此時身後有一少年呼喊,讓我眨眼間如夢方醒。“師父!哎呀,你等等我!走那快,我都找不到你了!”連棠!我一驚,乍得回頭,暖意融融。原來是一個遠處的小和尚,負笈氣喘籲籲的喊著走在我身後的老僧人。老僧人轉身,看看他徒弟揮了揮手,又見我憮然回首望向那小和尚,愧言道:“阿彌陀佛,貧僧的莽撞徒兒打擾施主雅興,貧僧教徒無方,望施主海涵。”我向那老僧禮過,冷靜片刻,便轉過身。“怎了荷兒?”這邊的鄴黎問道。我搖搖頭,繼續往前走。他的徒弟追上來,一屁股坐在地上喘,“啊…死老頭……趕成不是你背這重的東西!呼,累死我了!”“你快快起立!我少林武學傳人,因負笈二癱於街市不起,讓別門派恥笑!”“二?我今天負這一箱情愛歡合牙簽足足走了有十!”“咳咳!這箱……秘笈,乃為師多年習武思禪所領悟之真諦,雖重,但背著它們與愛師出遊,這便是佛祖對你的試煉。”“屁!我現在就拿出一卷念出來給大夥聽聽!”“各位施主,嵩山少林寺緒空方丈寫書了啊,這麵還有畫……從哪開始念呢?這吧!卷五……”“孽徒!住口!今天晚上雞腿……”“三隻雞腿!”“無!恥!”咬牙切齒的老僧一字一頓。鄴黎邊走邊笑著,“這一老一少的酒肉僧人可真是有意思!”那師徒二人的聲音漸行漸遠,這會兒街頭的燈會演出已然開始,氣氛火熱。而我抬頭,燈影背後的夜空,月色如練,淒淒冷冷。連棠,你怎樣?師父……對不起你。

-?你怎就收我一個徒弟?”“哎呦!師父你輕點……”一時不小心手重了,我示意他抱歉。“難道師父是想收女徒弟?好啊!這樣我就有小師妹了,日後也就免得費心思找老婆。”我亦忍俊不禁,這小鬼東西,自哪聽來的師妹可以做老婆?接著我想起來做的點心還在一旁放著,便起身去拿。“師父。”——嗯?他傻笑說:“冇事,我就覺得你今天特別好看!”“呀!是花糕!師父又做花糕了!”連棠亮亮的眼睛發著光,也不顧得自己身上青紫破皮、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