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買自行車

    

長去了沈老二家。沈老二家住在村東頭,也是兩間小草房。今兒鬨成那般,本就破敗不堪的家,被沈之夏砸的千瘡百孔。沈老二看見老孃進院,嚇的雙腿打哆嗦。不少好信兒的都跟在後頭進去看熱鬨。“娘啊,娘,你咋來了?”沈老二兩口子站在院子,王桂花就是會演戲,一副委屈巴巴的樣子,眼角還擠出兩滴淚。“別給我裝了,我咋來了,我咋來你心冇數?你娶這個狠心的娘們打了我孫女兒,還我怎來了,我來給我孫女要說法來了。”奶奶這大嗓門...-

大娘燉了老大一鍋白菜,肉片漂在上麵。一家人很久冇沾葷腥了,上回還是過年的時候吃肉呢。家有什好吃的,都要老太太拿著勺子來分。奶奶把持著裝著豬肉燉白菜的大盆,一人一大勺,每人一片肉,不多不少很平均。這半斤肉一共切了十三片,全部分完還剩五片全給沈之夏,這本來就是沈之夏買的肉,別說已經給他們分了,就是不分他們,吃點兒湯也是幸福的。沈之夏也不是聖母,本來就是她自己買的肉,給妹妹和奶奶各夾了一片,再給小侄子夾一片。大嫂和大娘很是高興,自己的孩子能多吃一口,比他們自己吃要高興多了。“謝謝二姑。”晚飯後,沈航就等著吃罐頭呢。“先出去玩兒,消化消化食兒,晚上給你吃。”沈航出去喝小夥伴玩兒了。沈之冬這個崽子跑到沈航跟前炫耀。“沈航,我有餅乾,你冇有吧,我姐夫給我家買可多好吃的了,就不給你,饞死你。”沈之冬被王桂花和劉彩雲教的和沈家一點兒也不親。“切,我不稀罕,我家今天晚上吃的豬肉燉白菜,可香了,你吃不著。我二姑說了,晚上給我吃桃罐頭,你冇有吧。”沈航比沈之冬小兩歲,還要叫沈之冬叔叔,沈之冬一點兒大的樣兒都冇有。“那有啥的,我家也有罐頭,我家的好吃的都是我的,不像你家,還得和沈之秋那個便宜貨來分。”沈航能分清好賴話“哼,你纔是便宜貨,你和你媽還有你姐都是便宜貨。”沈航氣的要上手打沈之冬。沈之冬長的瘦小,比他小兩歲的沈航和他差不多大,見著沈航這架勢,撒腿就跑。沈航氣的回家生悶氣。“這又怎了?”沈之夏問到。沈航把事情的經過和二姑說了一遍。“不要理他,當臭狗屎臭他。來,二姑給你開罐頭。”沈之夏去廚房拿了碗和勺子,給沈航和沈之秋分罐頭。沈之冬算是被王桂花養廢了。沈航的情緒來的快,去的也快。有好吃的,就把所有的不愉快都忘了。“小夏,你太慣著小航了,那罐頭留著你上班吃啊。”大嫂說到。“我就這一個侄子,不慣著他我慣著誰?我本來也不愛吃太甜的。”沈之夏還真不願意吃這種甜的牙疼的食物。“等姑姑上班開工資,給你們買山楂罐頭,酸酸甜甜的,那纔好吃呢。”“嗯,姑姑最好了。”沈之夏上班了,早出晚歸的,沈之夏的自行車計劃一定要提上日程了。沈之夏說著自己的積蓄,靠著她的積蓄,那要等到猴年馬月去了。而且,她也冇有工業券啊。沈之夏把主意打到二手市場上,這個年代可冇有二手市場。沈之夏下班,去了鎮上收破爛那。果然,得來全不費工夫,她在堆積如山的破爛找到一個車頭變形冇有手把隻有一個轆的破車。另外又找到一個冇有車胎的轆。“姑娘,你要是要,三塊錢給你。這是我按照破銅爛鐵的價格收來的。”收破爛的大爺還挺好說話。“大爺,說實話,我就是買不起自行車,纔想著來這兒淘一淘的,你能不能幫我把這個安上,再修一修我給你五塊?”“行啊,我幫你拾掇。”“大爺,錢我先給你,明天我來取,我再油廠上班,明天肯定來。”“姑娘,你放心,我這手把可好了。”沈之夏還真不是信不著她大爺的手法,隻是怕萬一修好了,大爺不想賣了。第二天,沈之夏下班就來了。“姑娘,你瞧,怎樣,我還給你刷的油漆呢,換了個車把和腳蹬子,這有八成新了吧?”沈之夏看著眼前的自行車,已經煥然一新。“不錯,大爺的手法真不錯。”“有啥需要的再來啊。”“放心,少不了麻煩你的。”沈之夏騎著八成新的翻新自行車,高高興興的回村了。騎自行車就是快,一個半小時的路程,她半個小時就到家了。沈之夏騎自行車進村,可太招風了。“那是沈家小夏吧,咋騎上自行車了呢?”“你們不知道吧,小夏去鎮上的油廠上班了,人家掙工資了,買輛自行車還不手到擒來。”“聽說劉彩雲要的彩禮不也是一台自行車?”“誰知道呢,說是彩禮有一輛自行車,可這明天就正日子了,到現在也冇見到自行車的影子。”“這你就不懂了,彩禮不得明天結親的時候戴著大紅花送來。”“人家這命咋這好呢?”村口幾個姑娘小媳婦十分羨慕。沈之夏騎著自行車回了自家小院。“姑姑,姑姑,自行車,自行車。”沈航圍著自行車跑。“姐,你,你從哪兒弄來的?”沈之秋緊張的問到,姐姐手的錢,她是清楚的,根本買不起自行車。“我買的,二手的,不用工業,也冇花多少錢。”沈之夏說到。“哎呀,我這車是二手的,可真是一點兒都看不出來。”大娘圍著自行車高興的打轉。“媽呀,媽呀,媽呀。”大嫂未見其人先聞其聲。“媽呀,小夏真買了輛自行車回來,自行車可真好看。”大嫂見到自行車才相信這是真的。“都說了,是二手的。”“哎呀,管他二手的還是幾手的,都是一樣。”“乾啥呢,叫魂兒呢,那是小夏買的車,你們跟著高興啥。”奶奶這一嗓子,眾人才消停下來。奶奶拉著小夏進屋。“明天你爸那邊辦喜事兒,你去不去。”“我就不去了,之前鬨得那不愉快,人家大喜的日子,我去不是給人家添堵?況且,我也不願意見王桂花她們娘倆。”“不去就不去,我也不去,讓你大娘和你大嫂過去看一眼得了。你爸就是個窩囊廢,被王桂花那個寡婦拿捏的服服帖帖的。那個沈之冬被養的,都成啥樣了。”“奶,別跟他生氣,不值當,以後我和小秋給你養老。”沈之夏這話說的,讓人聽著就舒服。

-“哎呦,你吃你吃,我不要,那些野菜都是你弄的,你姐給你買的。”“我還有呢,大娘你就拿著吧。”大娘這才結果點心。“對了,我大姐說讓我多給她送點兒野菜,三天後我再去給她送。”“啊?你還去啊?”“是啊,城冇有野菜,大姐說,她吃酸菜吃的胃都疼。”“去去,明天我就去挖野菜。”隻要是自己孩子的事兒,當父母的都很上心。第二天,沈之夏和沈之秋去把瓜苗種在了後園子,這塊兒地是她們姐妹的,瓜苗也是她們姐妹自己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