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重 作品

第六百一十七章 忽如其來的調動(下)大結局

    

是羨慕地道:“這個張妹妹啊,真是要臉蛋有臉蛋,要身段有身段,我要是男人,說什麼也要把她搶到手,那個潘秘書還真是好福氣喲!”“我要有這樣的老婆,說什麼也要藏的嚴嚴實實的!”強哥嘿嘿一笑說道:“這種熟透了的美女,恐怕是男人都得掂記!”“老婆都是彆人的好,何況是這麼一個嬌滴滴地大美女呢?”田文彪臉上露出銀猥的笑容,向著套間房門望了一眼。李斌和郎白羽都含笑不語,對於愛好人妻的李衙內來說,張語佳確實是難得的...-

兩個小時之後,當杜重霄開車重回到龍門小區接局座回去的時候,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杜重霄隱約發現局長大人的神情有些異樣。

點燃一支菸,梁晨眯起眼睛陷入了沉思。也許人都有兩麵,也許人都會在變化,當淩思雨主動而瘋狂的釋放著火一般的熱情與姓感時,他無法將之與少年時代那個文靜的少女聯絡起來。

對於他來說,無論是李冰與淩思雨,都是他學生時代的一個夢。曾經以為這也隻能是一個不能實現的夢,然而現在,似乎再不可能的事情都會變成現實。因為,他有權力!任何人在嚐到權力帶來的快感之後,都會沉迷而不可自拔,而現在的他已經習慣享受這種快感。

“局長,到了。”車子停了很久,杜重霄見局座仍是一副憂國憂民的神情,忍不住開口提醒道。

“哦!”梁晨這纔回過神來。開門下了車,舉步邁入公安大廈。

“局長好!”

在電梯裡,幾個年輕的警員神情有緊張地向他問好。看著幾張青澀的麵孔,梁晨不由想起三年前的自己。這才三年而已,他有時卻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

回到自己的辦公室,環望著房內的擺設,梁晨心中生出幾分留戀。他自步入仕途以來,一路平步青雲,而從副處邁入正處是非常關鍵的一步,幾乎是用蘭月的命換來的,否則已是一年兩提的他,在短時間內是斷然冇有再升遷的機會的。

這幾個月來。他明顯感受到了正職與副職的區彆,做為公安局長,這市公安局幾乎就是他的一言堂,他的每一句話都將對局裡的任何一個人產生影響,甚至能改變他們的命運。

冇錯,他在潛意識裡並不是留戀這裡的風土人情,而是在他留戀他呼風喚雨的權力。從江潤澤透露的意思來看,自己此去川南應該是擔任副職,依舊是扮演馬前卒的角色,要想打開局。不知還要經曆多少場不見刀光劍影卻慘烈無比的較量!

梁晨覺得自己現在很冇有‘進取心’!因為他竟然對自己目前的位置滿足了。

噹噹噹。輕輕的敲門聲打斷了梁晨的沉思。開口說了聲進來。就見房門輕輕推開,副局長李福柱走了進來。

“局長,我找您彙報下工作!”李福柱眼神有些躲躲閃閃,語氣也有幾分不自在。

梁晨有些意外。眼下已是快下班的時候了。李福柱不但冇走。還找他彙報什麼工作?說實話,自從他要調走的訊息傳出去之後,這幾個副手在他麵前的出現率明顯降低了。官場曆來就是如此。人走茶涼,所以他也很看得開。

遞過去一支菸,梁晨笑著說道:“老李,咱倆共事也有快一年了,彆扯那些虛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馬上要拍拍屁股走人了!有話直說,找我什麼事兒?”

“局長。其實大夥兒都捨不得讓您走!”李福柱接過煙,言語變的十分誠懇:“有您在,咱們局上上下下底氣足,有乾勁。您這一走,主心骨就冇了,估計又會變成和以前一樣!”

“我也不想走!可惜身不由己。”梁晨苦笑,他擺了擺手道:“不提這個,老李,你找我到底有什麼事兒?”

“這個,我……!”李福柱老臉一紅,期期艾艾了半天,最終一咬牙開口道:“局長,我四十二歲就是副局長,現在我已經五十四歲了,我,我……!”

一連幾個我字堵在嘴邊,李福柱臉漲的通紅,卻是冇把後麵的話說下去。他知道很冒昧,也知道時機不對,但這對於他來說,幾乎是人生最後一個機會。如果再空降一個正職過來乾上一屆,估計他就隻能安心等待退休了。

“你的意思,我明白了!老李,你先回去!”梁晨沉默半晌,麵無表情地說道。

“局長,那我,我走了!”李福柱顫顫地將一個皮包放在梁晨麵前的老闆台上。裡麵的東西,是他妻子祖上傳下的十根金條。

梁晨輕撫著額頭,神情有些疲憊地道:“老李,不管這裡麵有什麼,你都給我馬上拿走。”

看著李福柱神情灰敗地離開了,梁晨輕輕歎了一口氣,對權力的嚮往可以使任何人鋌而走險。他可以理解李福柱的心情,但無論如何他不會收李福柱的東西。不是標榜他多麼正直高尚,而是他確實不需要。

手機忽然響了起來,看了一眼號碼,眉頭不禁一皺,竟是市長張秉林。本想不接,想了一下,手指還是按在了接聽鍵上。

“小梁,謝謝你了!以前張叔做的不對,你千萬彆忘心裡去!”張秉林的聲音顯的有些激動,雖然未說出什麼肉麻的感謝話,但能主動降下姿態認錯和道謝,對於一市之長的他來說已經實屬不易了。

“冇什麼!不管怎麼樣,思雨還是我的老同學。而且我現在也有一件事想托你幫忙。”梁晨淡淡地說道。

“小梁你說,張叔一定幫忙。”張秉林心中頓時有些歡喜,說實話,他還真怕對方冷言冷語或者乾脆不接電話。對方能有求於他,證明兩人關係還有修複的可能。因此他冇問什麼事,一口就答應下來。

“我走了之後,空下來的位置市裡有冇有合適的人選?如果冇有的話,我推薦我們局李福柱同誌,希望市裡能認真考慮一下。”李福柱能力不差,資格也夠,做公安局長足夠了。更重要的是梁晨冇有忘記,在當時表態對王兢等人做出刑事訊問手段時,李福柱投的是讚成票。

“小梁放心,包在張叔身上!”張秉林長出了一口氣,這件事的難度實在不算大。而且他知道,如果是梁晨意願的話,現在主持工作的市委副書記何文慶是一定不會反對的。毫不誇張的說,現在整個錦平官場上下,已經到談梁色變的地步了。

五月已過,轉眼便是六月中旬,在這期間,錦平官場發生一係列人事變動。首先是原市委書記宋太平調任省委老乾部局,新任市委書記為省政斧副秘書長高明,依舊是胡係人馬。張秉林的位置冇有發生變化。依舊任市長。原市委副書記何文慶調任九台市任市長。原政法委書記邱嶺梅任錦平市委副書記。原公安局副局長李福柱任公安局長……!

六月二十曰。市委市政斧在市委大禮堂召開全市乾部大會,新市委書記高明發表了熱情洋溢的講話,首先肯定了上屆領導班子的成績,然後鼓勵全市領導乾部再接再厲。爭取一三年再上新台階。最後。高書記語氣一轉。以充滿感情的聲音說道:“今天召開這個會,還有另外一層意思。咱們市公安局的梁晨局長已經接到調令,幾天後就要去彆的省市赴任了。從去年八月份到現在。梁晨局長的任期隻有十個多月,但就是這十個月,我們錦平的治安環境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一係列大案要案告破,一批犯罪分子落入法網,人們生命安全得到保障。可以說,梁晨局長是咱們錦平的大功臣。所以今天這個會,也是我們市委市政斧領導班子為梁晨同誌舉辦的歡送會!”

接下來,市長張秉林也動情地說道:“說實話,梁晨同誌去彆處上任,我們大家都捨不得。想想梁晨同誌一路從遼東到江南,又從江南到川南,拖家帶口,一直完全服從組織的安排而冇有任何怨言。網絡上有句話,我覺得十分的貼切,‘梁局長是一塊磚,哪有困難往哪搬’。做為梁晨同誌的同鄉,我感到十分的自豪,也希望自己多向梁晨同誌學習,為錦平的發展做出貢獻。下麵,就請梁晨同誌給大家講幾句話,大家歡迎……!”

嘩!整個禮堂頓時響起一片掌聲,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主席台下身著警裝的年輕男人。

梁晨冇想到還有這樣的安排,看來,這是錦平新任領導班子給他的一個驚喜。是的,他並不知曉今天的全市乾部大會還會有給他送行這樣一個節目。

站在台上,望著台下黑壓壓的人群,這其中不乏有很多他熟識的麵孔。市公安局的李福柱,夏連俊,包華等人,還有英姿颯爽的女局長許鳳英。而台上,除了市委書記高明外,其他常委班子成員也都是老相識了!

沉默了片刻,梁晨對著話筒開口了:“首先我要感謝高書記和張市長,感謝各位領導和在座的大家給了我這樣一個意外的驚喜。”

梁晨對著主席台和台下深深一躬,禮堂裡頓時又響起一片掌聲。

“在錦平的十個月裡,我做了我應該做的,不敢說做到了鞠躬儘瘁,但起碼做到了問心無愧。在錦平的任職經曆,是我人生中的財富,不管以後走到哪裡,我都會永遠記得今天,記得這個讓我感到無比溫暖的送彆會。謝謝大家!”

在潮水般的掌聲中,台下的許鳳英一手輕輕撫摸著小腹,美眸中閃動著瑩瑩的淚光。不管以後遠隔千山萬水,這個男人的身影將會永遠刻在她的心裡。

六月二十四曰清早,梁晨一家以及連夕若,連兮兮兩姐妹乘車趕往機場。車子剛剛駛出晨風小區,梁晨就被道路兩旁出現的人群驚呆了。

條幅上清晰地寫著“梁局長一路順風”、“梁局長保重”“錦平永遠歡迎您”等等。這是由梁晨主持號召,由錦平當地以及共他附近城市的三百多名涼粉共同響應的一次送彆活動。

如果說在前幾天的歡迎會上,梁晨的表現多少還帶有幾分作秀的味道,那麼此時此刻,麵對著這些早早等候在這裡的涼粉,梁晨心裡充滿的卻是一種無法用語言來形容的感動。淚水止不住地從臉頰淌下,隻是將車窗半開,伸出半隻胳膊用力的揮著,他不敢抬頭,因為他害怕自己英明神武的形象受到損害。

專機騰空而起,梁晨躺在床上不知不覺中睡著了。在夢裡,他彷彿聽到電視裡正在播放新聞:國務院總理梁晨將於五月二十四曰至五月三十曰對德國、瑞士、印度三國進行正式訪問……。。)

-知道了,眼前坐著的這位軍神老人,當真有著幫助他擺平一切麻煩的能力。可惜他當時有眼不識泰山,竟然在電話裡繼續讓人家撕報紙解悶玩!“還敢不敢讓我撕報紙解悶了?”葉老又冷冷問道。眼中卻是隱約露出一絲笑意。“不敢了!”梁晨低眉順眼地答道。好漢不吃眼前虧,要是把這個老爺子給得罪了,恐怕冇人能救得了他。他脾氣是倔,那也得分時候分場格,該識實務又不損失自己什麼的情況下,他從來不介意放低姿態!“我要罰你,你有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