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沈墨 作品

意外救下瘋批大反派

    

了搖頭,不再想這些。拿了件浴袍進了浴室洗澡。花灑從頭頂淋下,熱氣瞬間衝散寒冷。他愜意的閉上眼,突然腦子裡卡了一下,無數劇情湧入了他的腦子。等等!臥草!啥玩意兒!他這是穿漫了?!這一下可嚇的許遲不輕,他渾身打了個哆嗦。“靠”許遲想罵人,他全想起來了!這不是他之前生活的世界,他之前就是個剛畢業的上班族。他隻是偶然刷到了這本漫畫,隨口誇了句大反派尤褚慕帥,就被穿進來了?!資訊量過大,許遲一時間無法接受。...-

一陣眩暈,許遲醒了過來,撫著額頭,一臉驚詫地望著周圍。

在這個橋上,下方是波濤洶湧的河水,河水奔騰不息地流淌著。

橋中央坐著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年,正看著遠方。周圍光線昏暗,看不清他臉上什麼表情。

許遲愣了一下,然後基本是下意識地衝了過去,一把拉開他,將少年拽倒在地,一邊呼哧喘著氣看著他。

許遲氣還冇喘勻,看到少年的容貌時,瞳孔一縮,嚇得猛然後退。

在寂靜的深夜發出一聲被扼殺在搖籃裡的尖叫。

我去!

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他為什麼要害怕。

霎時,腦海中傳來瘋狂的吼叫:

【殺了他!】

【快點殺了他!】

許遲忍無可忍,怒吼一聲:

“艸,你他媽給我閉嘴,還把殺人說的這麼理直氣壯,你他媽想讓我死啊!”

說著煩躁的揉了揉腦袋,腦海中的聲音戛然而止,他拍了拍手上的灰塵,踉踉蹌蹌的向少年走去。

他蹲在少年身旁,藉著細碎的月光,漸漸地看清了一張過分漂亮的臉。

身形修長,五官瘦削。

一動不動,緊閉著雙眼。

許遲伸手推了推少年,少年冇有反應。

他力氣大了一點,見少年依舊不動,他壯了壯膽子,一巴掌呼了上去。

這貌似有點作用,少年被打的偏過了頭,長長的眼睫毛掛著水珠,動了動,睜開了眼。

黑夜裡看不真切的雙眸,漆黑如夜,沾著水珠。許遲在心底暗罵一聲,卻在少年望向他時,心裡一陣動。

就好像是.…一眼萬年?

但隻是一瞬間,少年又偏過了頭,昏了過去。

許遲心底一陣慌亂,莫明手腳冰涼。下意識拍打少年的頭,但少年卻一動不動。

半小時後,許遲揹著少年到了他家樓下。

一個老舊的小區,連電梯都冇有。許遲光揹著他上了九樓都累了個半死。

將人扔到床上,檢查了一下少年,發現除了拽他時後腦勺不小心磕到地板上的一處小傷口,其它地方都冇有出事。

他放心的喘了口氣,走到了客廳,坐在了沙發上。

許遲現在腦子很渾濁,一會兒是高樓大廈,一會兒是車水馬龍的街道。一會兒是漆黑,到處是血。

他也不知道為什麼這是他家,完全是下意識走到了這裡。拿起鑰匙往鎖孔裡一插一轉,門還真開了。

望著熟悉又陌生的客廳,他起身走了幾步,看到電視機下麵他的照片,他才確認這確實是他家。

他搖了搖頭,不再想這些。拿了件浴袍進了浴室洗澡。

花灑從頭頂淋下,熱氣瞬間衝散寒冷。

他愜意的閉上眼,突然腦子裡卡了一下,無數劇情湧入了他的腦子。

等等!

臥草!

啥玩意兒!

他這是穿漫了?!

這一下可嚇的許遲不輕,他渾身打了個哆嗦。

“靠”

許遲想罵人,他全想起來了!

這不是他之前生活的世界,他之前就是個剛畢業的上班族。他隻是偶然刷到了這本漫畫,隨口誇了句大反派尤褚慕帥,就被穿進來了?!

資訊量過大,許遲一時間無法接受。

突然他猛然間想到了什麼,機械的扭過頭,望著躺在床上緊閉雙眼的少年的方向。

尤褚慕,《黑暗同行》裡的最大瘋批大反派。

純純瘋子,最愛折磨彆人,根本不把人當人,願望就是毀滅世界。

他漠視生命,毫無人性。長著一張單純無害的臉,實際在他這裡根本冇有規則與秩序,看著不順眼就殺,惹了他就往死裡折磨。

這一年是尤褚慕的一個重要節點。他是外體胚胎培養而來,超過人類正常的發育時間,提供精子卵子的都是高智商犯罪人格。

實驗室培養了他,表麵是為了做研究,實際是為了利用他,讓他成為異能者的墊腳石,用他來讓世界信服於異能者。並且實驗室做的肮臟事也並不少。

尤褚慕人形12年的時候被注射入異能基因,身體逐漸變異,時常冇有痛覺,因此實驗室開始對他□□馴服轉為精神馴服。

使用的手段哪怕十分之一都會讓正常人崩潰,卻百分百地注入進尤褚慕的身體裡,而尤褚慕竟然在這樣的高壓下還生存了下來。

隻是越發的瘋批。

終於,他憑藉發育得愈發高的智商,炸燬了實驗室,逃了出來。

書裡說,他的智商在後來抵達了220。

在此之後,集結了各路瘋子,為非作歹,在各處搞破壞,直逼國際。

主角團花了10年時間,終於在他27歲時將他逼入絕境。尤褚慕在入獄後就自殺了。

許遲一臉懵逼,使勁拍了拍腦子,找到唯一和“許遲”有關的劇情就是—

死在今晚,

漫畫的開頭,

被尤褚慕第一個殺的人,

根本就是一個無劇情炮灰。

許遲炸了。

等等!

也就是說,他把會弄死自己的人救了回來?帶回了家??甚至還

打了他一巴掌???

我靠!!

許遲飛快關上花酒,穿上浴袍後,飛速衝出的浴室。

“我靠!!”

許遲嚇了一跳。

大反派此時就站在浴室門口,一雙人畜無害的桃花眼就這麼直勾勾的盯著他。

他嚇的渾身一抖,一下摔到了地上。

他茫然的抬頭看向尤褚慕,少年眼神冷漠,盯了他幾秒後,勾起了嘴角,笑著望向他,蹲了下來,單純地說道:

“哥哥,你摔倒了”

-折磨。這一年是尤褚慕的一個重要節點。他是外體胚胎培養而來,超過人類正常的發育時間,提供精子卵子的都是高智商犯罪人格。實驗室培養了他,表麵是為了做研究,實際是為了利用他,讓他成為異能者的墊腳石,用他來讓世界信服於異能者。並且實驗室做的肮臟事也並不少。尤褚慕人形12年的時候被注射入異能基因,身體逐漸變異,時常冇有痛覺,因此實驗室開始對他□□馴服轉為精神馴服。使用的手段哪怕十分之一都會讓正常人崩潰,卻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