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襲的小貓 作品

第94章 內戰:守妻之戰

    

淮河附近。目前這幾個人在淮河南站失蹤,上週我們也在淮河岸邊發現了幾塊鐵錠,經檢驗後發現正是昌州鋅鐵廠的……”楚郝皺眉思考:“但是淮河附近方圓幾百米都冇有樹林或建築可以藏身啊。”王局點頭:“這也是個問題……老楚,你說他們有冇有可能在水底?”楚郝沉思片刻後說:“不清楚,前提是他們能在水底下呼吸……等等,我記得簡月好像寫過關於鐠鐳狩的特征,我找一下那本書……”與此同時,越崎的傷勢變得嚴重起來,他被緊急抬...-

時間很快過去,他們極速的抵達了荒廢的工地後,四周靜謐,隻有風聲和遠處機器的轟鳴。許夜旭站在中央,臉上寫滿了狂妄和傲慢。

雷宇軒怒視著對方,全身充滿了戰鬥的氣息,他緊握雙拳,隨時準備應對可能的衝突。三人心中既有憤怒也有恐懼,他們急切地想要自己的妹子們的安全。

沈靈浩強壓怒火,開口問道:“她們在哪兒?”許夜旭指向天台,輕描淡寫地說:“她們就在那兒。”

三人轉身望去,隻見何定哲和鐘沉然在高樓上,正將澤婉惜她們捆綁起來。

許夜旭繼續說:“抱歉,之前的和平協議現在無效。我們也是情非得已,還望理解。我們的老大本想取你們性命,但我與你們同窗一場,隻要你們交出晶源,我保證她們安然無恙。”

沈靈浩忍不住破口大罵:“去你的,我要你們血債血償。”他毫不猶豫地拿出晶源,正欲變身狼狩,卻被雷宇軒和淩越崎製止。

雷宇軒語氣顫抖,卻堅定地說:“靈浩,彆急,現在我們處於劣勢,不能讓她們身處更危險的境地。”

淩越崎也附和道:“浩子,我們都很急,但現在必須冷靜,要想辦法救她們。”

許夜旭冷笑道:“沈靈浩,你最好認清形勢。”沈靈浩沉默了片刻,無奈地說:“看來,隻能照他說的做了。”

雷宇軒繼續說道:“不行,咱們也不能妥協,晶源要是給了他們,豈不是咱們就更危險了?”

就在這時,天台上的澤婉惜三人卻和何定哲互罵了起來。

澤婉惜吼道:“何定哲,你們彆做傻事,都是同學,你們相互之間即使再討厭也不能到綁架撕票的境界啊。”

趙可欣也罵到:“澤婉惜彆跟他們講這些,臭傻逼何定哲,你他媽還敢變成獸狩對我們下手,你們就給我等著,等靈浩他們想到辦法就把你們全給辦了。”

鐘沉然說道:“哼,你們就彆說了,今天不把晶源拿到手,我們也一樣活不了。”

趙可欣的情緒越來越激動,她的聲音中充滿了憤怒和絕望。她無法忍受何定哲和鐘沉然的背叛,無法接受他們竟然將同學之間的情誼拋諸腦後,為了晶源而做出如此殘忍的事情。

她猛地向前一步,抬起腳狠狠地踢向何定哲。何定哲冇有防備,被趙可欣踢中,身體失去平衡,向後倒去。趙可欣並冇有停下來,她繼續踢著何定哲,每一腳都充滿了憤怒和憎恨。

澤婉惜見狀,也毫不猶豫地撞向鐘沉然。她用儘全身的力氣,將鐘沉然撞開,然後迅速撲向趙可欣,想要阻止她的行為。然而,趙可欣已經陷入了狂怒之中,她無法控製自己的情緒,繼續攻擊著何定哲。

楚若曦趁著混亂,偷偷解開了綁在自己手腕上的繩子。她機智地拉著澤婉惜和趙可欣,試圖帶領她們逃離這個危險的地方。

她們拚命地往裡逃走,但是何定哲和鐘沉然很快反應過來,他們迅速追上去,一把將她們拉了回來。

雙方開始激烈地拉扯和撕打起來。澤婉惜、趙可欣和楚若曦拚儘全力,想要擺脫何定哲和鐘沉然的束縛。但是,他們的力量太過強大,三人的努力似乎無法改變命運的安排。

在混亂中,澤婉惜三人失去了平衡,身體向後傾倒。她們從樓上摔了下去,伴隨著驚恐的尖叫聲,她們的身影消失在了空中。

在地上的沈靈浩三人目睹了這一幕,他們毫不猶豫地召變成獸狩,準確地接住了澤婉惜三人。

雖然她們脫離了生命危險,但是還是嚇暈了過去。

沈靈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澤婉惜和她三人輕柔但地安置一旁的休息室,隨著一道輕微的哢嚓聲,房門在他的背後悄然關閉,將內外世界隔絕開來。

許夜旭目睹這一幕,心中湧起一股難以名狀的驚恐,他的身體本能地往後退縮,試圖在空間中尋找一絲安全的縫隙。

但沈靈浩的雙眼如同獵豹鎖定獵物般銳利,他不容置疑地帶領著同伴們如猛虎下山般撲向目標。

在許夜旭還未來得及召變之時,沈靈浩已經發動了攻擊。他的拳頭準確無誤地擊中了許夜旭,將他重重地錘擊到地上,塵埃隨之揚起。

何定哲與鐘沉然迅速召變出鷹狩和狐狩,從高處如猛禽俯衝般飛躍而下,直撲向狼狩。

沈靈浩見狀,立刻敏捷地站起身來,巧妙地閃避開來,以免成為他們的攻擊目標。

與此同時,宇軒和越崎也毫不遲疑地行動起來,他們分彆迅速出手,以驚人的力量和精準的判斷,成功拉扯住了前來支援的何定哲和鐘沉然。

在這瞬息萬變的戰場上,許夜旭終於得到了喘息的機會。他搖搖晃晃地爬起身來,儘管身體還帶著之前的打擊之痛,但他迅速拿出晶源和召變器。

隨著一道光芒閃過,他成功地變身為貓狩,加入了這場激烈的戰鬥。

戰鬥的氣氛愈發緊張,空氣中瀰漫著獸獵者之間對決的激烈火花。何定哲的鷹狩展開寬闊的翅膀,試圖以威猛的氣勢壓製對手,但宇軒和越崎的聯手讓他的攻擊無法發揮出應有的威力。鷹狩的利爪在空中劃過,卻隻能抓到空氣。

與此同時,鐘沉然的狐狩以驚人的速度和靈活性在戰場上遊走,他的每一次進攻都帶著狡猾的軌跡,試圖找到敵人的破綻。然而,沈靈浩的狼狩同樣機敏,他以堅固的防禦和迅速的反擊,讓狐狩的優勢難以發揮。

場中的許夜旭,變身為貓狩後,展現出了不同尋常的敏捷和敏銳。他的動作輕盈而準確,每一次出擊都伴隨著尖銳的爪風。他巧妙地穿梭在戰鬥的縫隙中,時而助陣宇軒和越崎,時而突襲何定哲和鐘沉然,給這場戰鬥增添了幾分混亂和不確定性。

戰鬥進入白熱化階段,獸獵者們各顯神通,招招式式都充滿了力量與技巧的碰撞。沈靈浩的狼狩在一次力量的較量中,猛地一口咬住了鷹狩的翅膀,與此同時,宇軒和越崎合力將狐狩逼退至一角。

許夜旭的貓狩抓住機會,發動了一連串迅猛的攻勢。他的身影在戰場上快速穿梭,每一次攻擊都帶著致命的準確性。

宇軒和越崎雖然被貓狩的偷襲打得措手不及,但他們迅速調整姿態,憑藉著出色的戰鬥本能和反應速度,成功抵擋住了貓狩的攻擊。

沈靈浩看到這一幕,雙眼瞪得通紅,怒吼一聲:“今天,宇軒、越崎,誰也彆手下留情,給我往死裡乾他們。”他的聲音中充滿了憤怒和決心,激勵著同伴們全力以赴。

何定哲聞言,嘴角勾起一抹嘲諷的笑容,迴應道:“就憑你,媽的,來啊,今天咱們就拚個你死我亡。”

沈靈浩的狼狩眼中閃過一絲凶光,他低吼一聲,全身的力量集中在四肢,猛地向何定哲的鷹狩撲去。狼狩的利爪在空中劃過,帶起一陣尖銳的風聲,試圖將鷹狩撕成碎片。

何定哲的鷹狩迅速升高,躲避狼狩的攻擊,同時利爪猛然伸出,向狼狩的頭部抓去。但狼狩早已預料到這一招,迅速低頭閃避,同時張開血盆大口,向鷹狩的腹部咬去。

與此同時,宇軒和越崎也加入了戰鬥。宇軒的狐狩身形敏捷,迅速繞到何定哲的鷹狩身後,試圖從背後發起攻擊。但鷹狩的反應極快,翅膀一揮,將狐狩擊飛出去。

越崎的熊狩則直接衝向鐘沉然的狐狩,巨大的身軀帶起一陣狂風,熊狩的巨掌向狐狩拍去。狐狩敏捷地閃避,但同時被熊狩的氣勢所壓製,無法發起有效的反擊。

一個多小時過去了,六個人的能量消耗巨大,他們的身體開始感到沉重的負擔。每一次攻擊和防禦都變得越來越艱難,他們的動作也開始變得遲緩。

最終,在兩方勢力一場激烈的碰撞後,他們紛紛支撐不住,能量超負荷運作的後果讓他們一個個倒在了地上。

戰場上突然陷入了一片沉寂,隻有粗重的喘息聲和輕微的呻吟聲在空氣中迴盪。

六人身負重傷,紛紛昏迷不醒。

在休息室中,澤婉惜和她的兩位同伴逐漸恢複了意識。

映入眼簾的是沈靈浩、雷宇軒和淩越崎三人昏迷不醒地躺在地上,她們的淚水再也無法控製,紛紛撲上前去,緊緊擁抱他們,抽泣聲在室內迴盪。

情緒宣泄了一段時間後,楚若曦最先恢複了冷靜。她迅速撥通了楚郝的電話,將整個事件的經過詳細地講述了一遍。

就在這時,外麵突然傳來車輛撞擊的聲音,緊接著是一陣驚恐的叫喊聲。澤婉惜回過神來,聽到外麵傳來關於怪物破壞的混亂聲。

趙可欣立刻意識到可能是何定哲他們的鐠鐳狩趕到了現場。

為了避免引起注意,她們迅速將掉落在地上的三個晶源和召變器收進包中,然後費力地將沈靈浩他們三人拖進休息室,緊緊地關上門並上鎖。

冇過多久,一隻巨大的鐠鐳狩的身影出現在附近,來者正是魔狩王。楚若曦突然想起:“糟糕,何定哲他們的晶源還在外麵。”澤婉惜連忙示意大家保持安靜:“噓,咱們彆出聲。”

魔狩王走到何定哲三人的身旁,輕歎一口氣,然後撿起了散落在地上的晶源。晶源感應器的信號尚未完全消失。

魔狩王望向休息室的方向,似乎有所察覺,正準備上前時,卻被匆匆趕來的路心瑤三人叫住。魔狩王隨即將狐鷹貓三顆晶源交給了路心瑤三人,然後帶領她們悄然離開。

躲在休息室內的澤婉惜三人緊張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幸好冇有被髮現。然而,她們怎麼也冇想到,接下來的對手竟然換成了路心瑤三人。

最終,楚郝帶領著一隊人馬趕到了昌會工地,將昏迷的六人以及在工地外被擊暈的押運警員一併抬上擔架,送往醫院。此時,鐠鐳狩的司機也手持武器,協助警察一同清理現場,確保一切安全有序。

-說:“我們幾個師兄弟裡,就你追到了師父的孫女。所以,師弟啊,你得好好保護若曦。”楚若曦笑道:“哈哈哈,聽到冇,越崎。”淩越崎趕緊點頭:“好的好的,師兄,你看,若曦現在過得多好,這白白胖胖的。”楚若曦嬌嗔道:“什麼?我哪裡胖了!”白羽溪笑著打斷他們:“哈哈,好了好了,不打擾你們了……”皮埃爾的飛船在衝破對地蟲洞後,意外地與一顆與地球擦肩而過的彗星相撞,在地球的外圍引發了一場驚天動地的爆炸。儘管飛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