皎月音城 作品

京亂

    

認識的,能說說嗎”誰也冇想到,一場刺殺終於一句話,兩個人還能心平氣和的回憶過往。楊宅“把楊宅給我圍起來,人都抓進密牢群,一個都不要放過了”。此時的三朝元老楊太傅,在孫女的攙扶下,拄著柺杖,一瘸一拐的走,還是鎮靜自若的。問的第一句話也是“魏朝真的死了嗎”語氣中帶著顫抖,頭髮花白的老人眼裡機不可察的含著淚光,臉上少了分鎮定。在一陣紛紛擾擾聲中,士兵的驅逐,奴仆的哭泣,“她不可能死”,顧成霄的聲音堅定的...-

乾元十二年。

“司正,你快走,我斷後”,一聲暴喝,一麵具男子騎馬提槍攔住追兵,這時纔看到,身後是數不儘的人,還有大部隊正往這趕,他一人竟攔了片刻功夫,為魏朝殺出了一條血路。

可追兵太多,追了這些個時辰,把魏朝逼到了一處懸崖。

“真有意思,京城的狗果然比蜀中的狠”。說罷,魏朝跳入懸崖。

大元朝皇宮

“皇上,密報,魏司正墜入了懸崖,生死不知”,大太監顫著聲音向皇上稟報。

果不其然,皇上震怒,直接掀翻了桌椅,“給朕找,活要見人,死要見屍,那些個人,一個都不要放過,通通關進密牢”。

得知此事的朝野百姓,無一不憤怒傷心,堂堂大元朝的脊梁就這樣被折斷了,當日的官府被百姓踏破了大門,文上的訴書堆滿了密樞閣,朝堂上的禦狀紛紛訴說著不滿。

魏朝,百姓眼中神一樣的人物,竟這樣不明不白的墜入了生死一線的境地。

等禦林軍帶回她的衣冠,還有幾塊拚不全的骨頭。那纔是真正暴亂的開始,密樞閣瘋狗一樣抓人,名門世家無一倖免,敵國邊疆蠢蠢欲動,京城局勢動盪。

“護駕,快抓住他”

“保護陛下”在王公公的聲音下,一個穿著玄色衣服帶著麵罩的刺客,直接把劍抵在皇帝的脖子上。

“魏朝真的死了嗎”

那你給她陪葬吧”

刺客雌雄莫辨的聲音自言自語著,說吧,就打算滑動那把劍。在禦林軍統領攔截的刀前,正要親手殺了這個王朝權力至高無上的男人。

“我不知道,你是江湖人吧,我聽阿朝提起過”。刺客的劍頓了下,終於被那把刀攔下。

正要把刺客壓下去時,皇上讓侍衛們都下去,放開了他。

“你和阿朝是怎麼認識的,能說說嗎”

誰也冇想到,一場刺殺終於一句話,兩個人還能心平氣和的回憶過往。

楊宅

“把楊宅給我圍起來,人都抓進密牢群,一個都不要放過了”。

此時的三朝元老楊太傅,在孫女的攙扶下,拄著柺杖,一瘸一拐的走,還是鎮靜自若的。

問的第一句話也是“魏朝真的死了嗎”語氣中帶著顫抖,頭髮花白的老人眼裡機不可察的含著淚光,臉上少了分鎮定。

在一陣紛紛擾擾聲中,士兵的驅逐,奴仆的哭泣,“她不可能死”,顧成霄的聲音堅定的說。

河東楊氏是世家大族,追上魏朝的就是楊太傅的兒子楊淵,因販賣私鹽,官商勾結,被魏朝抓了一批後,懷恨在心,勾結報複。

可當初魏朝是楊淵最看好的小輩,每每看著家中子弟,總說著不如魏朝的人。也是楊太傅的關門弟子,教她為人處事,做官之道,可最後也是他們下令追殺逼她墜崖。

世上的感情開始於情感欣賞,卻終止於陰謀權利。

顧成霄一批一批抓著,冇有解氣,隻有麻木,他絕對不相信,魏朝會死,人都會死,可魏朝不會,這是他對魏朝絕對的信任。

-去時,皇上讓侍衛們都下去,放開了他。“你和阿朝是怎麼認識的,能說說嗎”誰也冇想到,一場刺殺終於一句話,兩個人還能心平氣和的回憶過往。楊宅“把楊宅給我圍起來,人都抓進密牢群,一個都不要放過了”。此時的三朝元老楊太傅,在孫女的攙扶下,拄著柺杖,一瘸一拐的走,還是鎮靜自若的。問的第一句話也是“魏朝真的死了嗎”語氣中帶著顫抖,頭髮花白的老人眼裡機不可察的含著淚光,臉上少了分鎮定。在一陣紛紛擾擾聲中,士兵的...